他手中刀彷彿隨意一揮,半空中,自虛無濺出鮮血,他知道:又傷了一只隱形怪物。

血色鮮艷,該如何去形容它呢,就是一種比平凡人的血更鮮艷的紅,那種活生生熟悉而又陌生的觀感,令你不敢舔一下嚐嚐它的味道,甚至不願意用肌膚觸碰一下。

所以,你只能很概括地總結:這是另一種血,來自另一種生命體。

鬼是沒有血的。如果你能在鬼的身上斬出血,你手上的就可能是神兵或聖器。而他只是在切水果時心中一動,右面半邊身體忽然麻木,心中打了個僵硬的寒顫,於是強提精神,運力向半空一揮。他的手中刀,只是一把平凡不過的水果刀而已。

所以這隱形生物到底是何方神聖?他鼓起餘勇向半空繼續揮刀,從右至左,一迴旋再從左至右,從上而下,再反手從下向上,斬劈刺削,而再沒有感受到任何阻力。那隱形怪物似乎平空消失了。

他重新檢視自己的身體和心靈,那麻木或顫慄的感覺已然消失,他忽然想起可以在那些鮮艷的血中提取樣本去化驗,但他環視四週,除了那個已經鏽蝕的梨子略帶點紅外,周圍都是蒼白一片。他檢視刀鋒,上面也無任何紅色痕跡。

瞿然,夢醒。

這已經是一星期內的第四次,做著同樣的夢。

他身邊女人的咀唇鮮艷欲滴,森寒的顏色,依舊澶然不可侵犯。

第七天了,他仍無法鼓起勇氣親下去,只好僵持著,繼續躺在她身邊。

他的喉嚨乾涸,好想,好想吃一個鮮甜的梨子。

    全站熱搜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