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台八年,每天以計程車代步,今天,是最恐怖的一次。

下午二時半,在民生東路吉林路口洽公完畢,趕路回內湖辦公室開會。衝出路邊眼角瞥見一台小黃,雖然一點殘舊,但心想也不能歧視人家個人車啊,何況路程甚短,就不要挑車啦,於是順利攔車登車。

車廂酷熱,像烤箱一樣,車廂內的氣溫應比街外更熱,大概攝氏三十五度以上跑不了。司機一頭凌亂的灰白髮戴個古舊圓形鏡,狀甚潦倒,卻不覺其熱。

我衝口而出:「老闆,太熱了,麻煩開開冷氣。」

司機也不說話,低頭一陣摸索,冷氣機彷彿開始發動。

我也心中有事,於是一路無話。車行約三分鐘,向民權東路復興北路口駛去,略有點塞。我眼角像瞥見有些東西在動,往左低頭一看,是一隻約一點五公分長的小強(蟑螂),沿沙發向我跑來。

天有好生之德,我剛吃飽不久,更不想一手拍出滿掌昆蟲內臟。於是我伸手在小強的前路拍打座墊,小強驚覺,瞬即回頭,我再用力一拍,牠就跌到地上,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心想不知還要跟這活小強同車相處多久,看看前方,車停在民權東路復興北路口紅燈前數車之後中間線,低頭一望看看小強跑到哪裡,駭然看見三隻小小強從前座湧向後座,向右方張望,更見數隻小小強沿前座窗邊急步而至。

冷氣機呼呼直吹,車廂內甚為涼快,而我全身寒無直豎,那一票兄弟,應該是藏在冷氣機糟內,當冷氣機發動,就全都跑出來了。

眼見勢頭不對,於是我以無比冷靜的語氣跟司機說:「老闆,麻煩前面靠邊下車。」

「老闆」沒有反應。

我把聲線提高八度以上:「請問多少錢?!」

司機以非常淡然的語氣回應:「一百一。」

我隨手摸到一百一給他,打開門從馬路中心衝出去。出門前,目測大概有十多隻小強和小小強把我包圍,而司機見我從車廂中逃出,似乎毫無反應。

至於我從馬路中心跑到路邊那幾步,當然是用跳的,以羚羊之姿跳奔,惟恐有一只小強掛在身上。

如果你一個人大白天坐計程車,突然冒出十來隻小強向你包圍,你就知道,這情景到底有多恐怖了。




    全站熱搜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