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某:

如你所說,奇奇怪怪的人總會在奇奇怪怪的場合相遇。

到底是奇怪的人創造了奇怪的際遇?還是奇怪的際遇造就了奇怪的人? 我相信窮一生都不會想得出答案。

原來跟老婆閒逛閒聊大有好處,我已多年不懂做這動作,更不會兩個人在一處繞圈二三小時。

事情是這樣的:

我早已舉家搬到土瓜灣,方便女兒上學。只要爸爸回來,女兒就絕不放過,必定要父母二人一起送她上學,七點半送了女兒,我們想到去德福找一個大一點的房子租住,順道吃早餐。

想來我早已跟香港社會脫節,八點半吃罷早餐,房仲公司卻沒十點不會營業,閒著沒事,於是我們繞著德福一圈又一圈的閒逛。

十多年前幫前老闆在德福評估開店,曾估算過每天步行途經德福往來上班的人潮一個上午就接近二十萬人,十多年後今天第一次重臨舊地,默算人流應該比當年更多。人潮如蟻,每個人的步伐卻只比走難慢一點,熙來攘往四通八達都是人,居然迎面而來一支熟口熟面的瘦竹竿,驚愕間在擦身而過前及時大喊:「張某!」

是比前清瘦了,當年紙醉金迷的一臉浮躁也已消褪無形。古人說人生四大喜事包括: 久旱逢甘露,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我們算是久別重逢,他鄉巧遇的好朋友了,誰知你這王八蛋竟然只匆匆丟下一句: 「部落格見。」就急步而去。

於是我依舊沒有你的任何聯絡方式,只能在格上守株在兔,然後你寄來隱藏信件,而我必須以公開信方式回應。上次寫了一封給CK,卻石沉大海。

相逢莫問,彼此都好就好了。你信中都跟我說感恩了,我也只好感恩,在不可能的時間地點重遇,相逢一笑,是緣也是福了。

臨近九點正,我們可能是第八次逛進德福商場二樓一條走道,商店大都沒開,我們東張西望那些櫥窗商品,忽然一把清脆的聲音連名帶姓的把我叫出來: 「xxx!」不會這麼巧吧?才碰到一枝竹竿,如今又看見一個美婦,都是中學同學。還記得那美婦當年美麗清秀卻一副古惑女模樣,男同學遇見了都唯恐走避不及,大學畢業後卻脫胎換骨,變得溫文優雅,男同學遇見了暗叫「走寶!」因她與另一同屆女同學同名同姓,我們都習慣叫兩人的英文名,又因向來跟她不熟,過去十年只碰過三數次面,一堆A字頭的英名字衝到口邊,卻不知該叫她Alice, Amy 還是Angel... 徒剩一臉尷尬,只匆忙給老婆介紹:「這是我中學同學。」卻忘了介紹: 「這是我老婆。」不知道兩個女人心裡怎麼想。

隔天星期六中午,接女兒到又一城,在一間給小女孩買服裝飾品的大型店舖流連好久,最後女兒終於選定一件玩物,樓下人擠,於是跑到樓上結帳,迎面碰見多年不見的舊上司,九五年他聘我進入FMCG行業,九八年也是他聘我進入這家公司,隨口聊及市場,講起免費報,他說: 那些人根本不懂,免費報贏的豈是內容... 然後我們異口同聲說:「是channel!」多年之後,總算第一次跟得上他的腦袋。

接連在不可能相遇的場合巧遇故人,應該最近人緣很好吧,哈哈哈。

    全站熱搜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