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937期香港壹週刊,一定要買。不是為了陳冠希或沈澱霞,而是梁小龍。

梁小龍八十年代初演「陳真」紅遍大陸和半個香港,出名能打,他在台灣沒有名,因為八十年代後期就跑到大陸發展了,但因為參加了台灣自由工會,在大陸發展也不順利。

倒楣了近二十年後復出,年青人只知道他是鼓起泡腮跪在地上的火雲邪神(周星馳-功夫)。

八十年代初香港只有兩家電視公司四個台,兩中兩英,無線TVB中文台長期高踞七成收視率,麗的(後改名亞視)長期捱打做輸家,收視率影響廣告收入,弱台也數番易主,方針頻轉,數十年來只曾試過兩三次爭到平手或略勝的局面,黃金時期是麗的/亞視的武打片,經典劇之一就是梁小龍的陳真。

當時武打電影逐漸式微,換上成龍洪金寶式動作喜劇,於是武俠變成電視台的主流劇目。但演出者分兩派,TVB的大俠是演員,除了鄭少秋學過舞劍,劉松仁出身電影動作瀟灑外,其他人配合著毫無創作天份的武術指導李家鼎,打出如國粵語長片中的假動作,(假動作就是看起來很假很假的意思),而另一邊的弱台卻都是打仔打女,請來電影行裡的打得之人實行「打真軍」,武指先後是如今的著名動作片導演/製作人程小東和徐小明班底,演員是黃元申(小時在橋底拜少林出身的老人為師,曾演西門吹雪/小魚兒,平地跳起一米三以上(在tvb時期唯一精采動作),你話佢有無練過),陳惠敏(李小龍認為唯一在戲行可以和他過兩手的人,曾以三十多歲的高齡擊敗著名的日本自由搏擊界小伙子,其中一個好像只用了三十幾秒,中國人打日本仔,看得我眉飛色舞,出拳又快又狠「派別好像叫譚家三展拳」,陳觀泰(曾經是當年全港自由搏擊冠軍),梁小龍等,(當時梁小龍和陳惠敏在戲行出名打架王,又牙擦又真能打,聞說經常在停車場被伏擊,十幾人卻都埋不了身傷不了人被他們打倒或逃脫),較無名氣的配角還有葉天行麥天恩徐二牛李寒鳳林迪安等等,因為好多人都有功夫底子,所以打起來特別好看,乾脆俐落且勁道十足。

梁小龍的代表作是陳真,又肥又矮但充滿狠勁,招牌動作是凌空飛踢,騰空雙腳倒踢,單腳倒踢,連環踢等等,腿功沒有李小龍快,但最少在電影鏡頭下花樣多過李小龍,動作漂亮得令你非迷上不可。我家三兄弟年齡相差九歲,都是梁小龍迷,從「小子」「趣拳」看到「霍元甲」「陳真」「再向虎山行」,徐小明兄弟在鏡頭下完全發揮了梁小龍的魅力,今時今日不是用快格就是偷鏡,當年在鏡頭處理上或有些小花樣但絕對比現在精采百倍,所以動作場面值得珍藏起來永久回味。

下面是壹週刊的文章,是我看過最完整的梁小龍報導專訪,也算余家強稀有不尖酸之文筆,當中可更了解他的為人經歷和風光的過去:--

不 以 成 就 論 英 雄 , 生 長 於 七 十 年 代 的 男 生 如 我 輩 , 對 梁
小 龍 懷 有 特 殊 崇 拜 。
怎 說 呢 ? 翡 翠 經 典 在 一 台 獨 大 下 不 斷 洗 腦 式 重 溫 , 但 鄭
少 秋 、 劉 松 仁 幾 瀟 灑 幾 大俠都 好 , 難 免 塗 了 層 奶 油 , 打 起
來 姐 手 姐 腳 ; 梁 小 龍 所 代 表 的 佳 視 和 麗 的 武 俠 劇 之拳拳 到
肉 , 才 是 熱 血 男 孩 模 仿 對 象 。
此 小 龍 演 的 陳 真 甚 至 比 彼 小 龍 更 陳 真 。 余 生 也 晚 , 既 無
錢 無 緣 在 大 銀 幕 觀 賞 過 Bruce Lee 《 精 武 門 》 ( 1972 年 ) ,
朝 天 腿 怒 碎 「 東 亞 病 夫 」 牌 匾 的 畫 面 回 憶 ,來自 梁 師 傅 電 視
劇 《 大 俠 霍 元 甲 》 ( 1980 年 ) 。 再 者 , 李 小 龍 畢 竟 帶 點
大 明 星 的假 假; 梁 小 龍 當 年 倒 貨 真 價 實 打 架 鬧 上 差 館 時 有 所
聞 。 當 李 的 風 流 韻 事 和 神 秘 死 亡 經 一 再 翻 炒 不 再 神 秘 時 ,
梁 自 八 十 年 代 銷 聲 匿 跡 , 我 輩 雖 不 至 如 大 陸 農 民 謠 傳 他
被日 本人 暗 殺 身 亡 , 但 總 覺 得 其 傳 奇 得 像 專 為 打 外 國 鬼 子
而 生 的 孤 星 閃 逝 。

不 用 記 取 梁 小 龍 其 貌 不 揚 的 外 表 — — 頸 短 、 腰 粗 、 下 圍
大 才 是 實 戰 格 。 拳 頭 代 人 頭 , 正 如 骨 節 上 的 繭 , 真 實 永 不
消 褪 。 他 星 途 不 如 意 , 復 出 拍 周 星 馳 《 功 夫 》 亦 空 手 而 回 , 反
更 顯 得 樸 實 無 華 。 現 年 五 十 四 歲 , 仍 坦 言 愛 打 抱 不 平 。
「 我 年 紀 大 了 , 不 敢 說 必 勝 , 但 就 算 你 打 暈 我 , 我 有 信
心 你 也 別 妄 想 正 常 離 開 , 至 少 要 拐 拐 走 。 」憑 誰 問 , 廉 頗 老 矣 , 尚 能 飯 否 ?


怒 火   街 頭
我 原 名 梁 財 生 , 錢 財 的 財 , 生 意 的 生 , 窮 等 人 家 都 想 嘛
。 家 有 十 一 兄 弟 姊 妹 , 我最大 , 與 麻麻 相 依 為 命 , 住 油 麻
地 板 間 房 , 《 七 十 二 家 房 客 》 那 種 , 煮 飯 、 沖 涼 永遠包 尾
, 同 屋 遇 上 失 竊 總 屈 我 們 偷 。 放 學 後 , 用 鐵 鏈 鎖 住 我 ,
活 動 範 圍 在 三 呎 圓 周內, 怕 出 去 俾 人 蝦 。
讀 到 五 年 級 , 算 不 錯 了 , 最 叻 也 不 過 小 學 畢 業 , 學 一 門
手 藝 , 有 人 學 裁 縫 , 有 人 學 打 金 , 我 不 想 一 生 就 如 此 ,
每 天 趁 我 學 詠 春 、 學 空 手 道 , 十 五 歲 入 戲 行 做 替 身 。 街 頭 打 交
不 下 百 次 , 差 館 也 上 過 七、八 次 , 那 年 代 有 那 年 代 好 , 唔
斯 文 , 但 拳 頭 交 打 得 有 道 理 的 , 差 人 也 會 從 輕 發 落,通 常
賠 湯 藥 費 了 事 。
在 我 內 心 , 世 界 不 能 完 全 動 口 不 動 手 , 有 些 人 專 利 用 灰
色 地 帶 害 人 , 道 理 在 我 心 中 , 你 欺 負 女 人 , 我 你 兩 巴 ,
唔 ? 根 本 唔 需 要 法 律 去 講 。
有 一 晚 練 完 功 , 我 住 功 夫 衫 行 街 , 有 個 男 人 跑 來 求 救 ,
說 被 鬼 佬 打 , 原 來 英 兵 醉 酒 撩 他 女 朋 友 。 那 時 我 只 是 武 術
指 導 , 一 般 人 不 會 認 出 , 但 因 為 我 身 上 功 夫 衫 , 我便有 責
任 幫 助 弱 者 。 那 英 兵 擺 出 西 洋 拳 架 式 , 不 擺 由 自 可 , 一
擺 即 是 都 識 打 不 用 客氣, 我 一 腳 踢 跌 他 , 等 他 還 擊 , 因 為
這 就 構 成 互 毆 , 上 差 館 都 數 , 點 知 英 兵 腳 浮 浮始終 站 不 起
來 。 這 時 吳 思 遠 路 過 拉 我 : 「 小 龍 仲 唔 走 ! 」
後 來 吳 思 遠 介 紹 我 去 台 灣 拍 戲 , 開 始 了 我 演 員 生 涯 。


真   陳 真
梁 小 龍 說 , 太 多 不 平 事 唔 打 唔 得 , 當 年 日 本 和 韓 國 的 教
頭 來 港 , 不 分 長 幼 要 全 體 華 人 向 他 們 鞠 躬 。 東 亞 病 夫 對 東
西 洋 鬼 子 矮 了 半 截 的 情 況 , 現 代 社 會 仍 在 發 生 , 一 腔 怒 火
化 成 陳 真 此 虛 構 人 物 ( 歷 史 上 霍 元 甲 沒 這 個 徒 弟 ) 。 他
的 版 本 比 任 何 大 明 星 的 都 真 實 淋 漓 。
李 連 杰 演 陳 真 ( 《 精 武 英 雄 》 1994 年 ) 也 不 成 功 , 因 為
他 沒 那 份 精 神 , 只 在 意 展 現 武 術 。 去 年 重 拍 《 霍 元 甲 》 , 記
者 問 我 陳 小 春 怎 樣 , 我 答 他 是 唱 rap 歌 的 , 而 且劇內 太 多
愛 情 戲 。
好 像 不 再 需 要 民 族 英 雄 了 。
八 十 年 代 我 初 次 踏 足 大 陸 , 經 歷 過 抗 戰 的 老 農 民 見 到 我
激 動 哭 了 , 在 窮 鄉 僻 壤 , 他 們 誤 以 為 我 已 遭 日 本 人 報 復
害 死 。
統 戰 部 邀 請 我 參 觀 天 津 霍 元 甲 故 居 , 還 獲 葉 劍 英 元 帥 接
見 。 也 因 為 咁 , 我 失 了 業 , 當 年 所 有 香 港 演 員 都 要 參 加
台 灣 自 由 工 會 , 否 則 影 劇 不 能 賣 埠 於 是 董 驃 — — 我 圈 中 唯 一 好 友 拉 我 去 寫 悔 過 書 , 我 寫 下 「 以 後 返 大 陸 先 通 知 自 由工會 」 , 那 名 秘 書 喝 道 : 「 你 這 叫 悔 過 ? 我 講 一 句 你 寫 一 句 : 『 我 在 大 陸 見 到 的 同 胞 窮 到 住 在 樹 屋 , 大 家 都 無 飯 食 … … 』 」 我 打 斷 話 唔 係 喎 , 人 家
成 盤 成 盤 餃 子 請 我食, 我 寫 不 出 。
就 此 停 了 好 幾 年 , 到 管 制 取 銷 , 其 他 行 家 上 晒 位 , 流 行
槍 戰 片 , 我 這 種 身 形 , 扮 江 湖 大 佬 不 夠 高 大 , 扮 古 惑 仔
又 不 想 。 好 在 我 在 大 陸 多 人 識 , 有 個 幹 部 說 : 「 我 看 過 你 的 戲 ,
你 很 愛 國 , 你 給 我 們 市 政府表 演 , 我 送 你 批 文 。 」 有 批 文
即 可 貿 易 , 我 便 做 起 生 意 來 , 但 始 終 不 是 那 料 子 ,財來 財
去 。



老 闆   周 星 馳
武 夫 於 政 治 面 前 只 得 低 頭 ; 其 實 , 戲 行 也 是 政 治 。
正 如 引 言 所 說 , 三 、 四 十 歲 電 影 人 重 新 起 用 梁 小 龍 是 不
難 理 解 的 , 所 以 周 星 馳 找 他 演 《 功 夫 》 , 鄭 保 瑞 找 他 演 《
軍 雞 》 。 但 童 年 回 憶 實 現 起 來 往 往 兩 碼 子 事 , 合 作《功 夫 》
後 便 不 相 往 還 , 梁 小 龍 沒 有 像 其 他 演 員 被 周 星 馳 繼 續 安 排
工 作 。
想 問 的 只 是 , 星 爺 說 起 來 也 算 梁 小 龍 所 學 的 詠 春 一 脈 吧

皮 毛 , 談 不 上 功 夫 兩 字 , 周 星 馳 是 聰 明 的 演 員 。
他 油 腔 滑 調 , 不 知 哪 句 真 , 初 次 見 面 話 小 時 候 睇 過 我 戲
, 搖 搖 我 大 髀 問 : 「 你 真係好 打 得 ? 」 我 好 唔 舒 服 , 換 轉
舊 時 代 , 這 句 話 已 等 同 撩 交 打 。 我 不 想 拍 , 拍 得 佢 戲 實 要
古 靈 精 怪 。 別 理 梁 小 龍 現 在 是 何 級 數 , 我 有 我 尊 嚴 。 周
星 馳 說 : 「 俾 你 做 最 好 打 果 個 。 」 劇 本 裡 火 雲 邪 神 是 不 用 搞
笑 的 。 到 開 鏡 , 他 係 都 要 加 , 叫 我 挖 耳 屎 挖 鼻 屎 , 我 話 我 粗 人
一 個 但 真 沒 這 類 小 動 作 喎,他 說 : 「 好 似 廁 所 咁 。 」 在 廁
所 挖 不 代 表 會 在 鏡 頭 前 挖 , 我 照 做 , 但 不 自 然 。

你 奇 怪 火 雲 邪 神 設 定 為 武 功 最 高 卻 打 起 來 毫 不 精 彩 ? 周
星 馳 重 才 也 忌 才 , 他 怕 同 我 對 打 , 由 原 本 打 十 下 變 兩 三
下 , 再 變 飛 來 飛 去 玩 玩 特 技 便 算 。
而 且 他 喜 歡 加 插 侮 辱 性 的 招 式 , 要 對 手 跪 要 對 手 舔 鞋 底
, 反 映 了 他 心 理 。 我 們 武 師 拆 招 , 劇 情 安 排 有 勝 有 敗 不 要
緊 , 但 都 盡 量 尊 重 對 手 。 正 如 麥 當 雄 的 戲 , 點 解 一 刀 永 遠
要 插 正 女 演 員 胸 口 ? 子 彈 永 遠 要 在 敏 感 部 位 爆 ? 作 為 動
作 指 導 , 這 種 動 作 ,我 真 不 識 指 導 。
在 娛 樂 圈 , 我 有 很 多 不 識 做 。 我 工 作 上 需 要 朋 友 , 私 底
下 也 要 傾 得 埋 , 同 周 星 馳 , 兩 樣 都 不 是 , 講 完 。

前 妻   黎 愛 蓮
梁 小 龍 收 外 國 徒 弟 , 要 他 們 在 自 己 面 前 講 中 文 。 其 實 梁
師 傅 英 語 不 俗 , 因 為 前 妻 是 Irene Ryder ( 黎 愛 蓮 ) — — 對
, 就 是 那 位 在 七 九 年 遭 鏹 水 毀 容 的 混 血 兒 歌 手 。
認 識 Irene 時 , 她 已 是 大 明 星 , 我 只 幫 手 武 術 指 導 。 有 次
拍 戲 , 我 做 特 技 人 開 電單車 , 已 roll 了 機 , 她 突 然 跳 上 後
座 攬 住 我 , 我 說 : 「 快 下 來 ! 要 被 導 演 鬧 死 了。」 她 說 :
「 除 非 你 做 我 男 朋 友 啦 。 」
她 大 我 三 年 , 每 晚 收 工 有 成 班 男 朋 友 開 Benz 爭 接 她 。 我
自 卑 , 行 公 司 , 她 睇 中 一 件 東 西 千 幾 蚊 , 我 想 俾 錢 都 唔
夠 , 卻 原 來 她 是 要 買 來 送 給 我 。
那 時 吳 思 遠 介 紹 我 去 台 灣 , 我 便 對 Irene 說 : 「 給 我 兩 年
時 間 , 有 點 成 績 再 找 你 。 」
輾 輾 轉 轉 , 我 們 結 婚 了 。
有 一 天 她 很 開 心 說 有 歌 迷 送 她 洋 娃 娃 , 我 一 看 , 是 個 滿
身 滿 臉 插 針 的 木 頭 公 仔 , 連 忙 拿 上 天 台 燒 毀 。 兩 年 後 ,
Irene 便 遇 襲 了 。
她 入 院 , 我 耗 盡 積 蓄 去 醫 她 。 演 藝 界 口 口 聲 聲 籌 款 救 救
黎 愛 蓮 , 查 實 得 個 講 字 , 所 以 我 至 今 都 不 喜 歡 與 藝 人 埋
堆 。
Irene 心 地 好 , 沒 仇 家 ; 我 打 的 是 拳 頭 交 , 從 無 恃 多 欺 少
, 亦 不 相 信 招 致 如 此 報復。 加 上 之 前 那 木 頭 公 仔 , 我 懷 疑
與 她 舊 男 友 們 有 關 … … 但 苦 無 證 據 。
警 察 盤 問 過 我 , 我 話 : 「 會 不 會 害 完 一 個 人 卻 傾 家 蕩 產
去 醫 她 ? 」 何 況 我 們 早 已 分 居 。
分 居 是 , 我 和 她 位 置 對 掉 了 , 我 算 有 點 名 氣 , 她 卻 停 了
唱 歌 , 不 再 有 歌 迷 , 不 再有公 子 哥 兒 追 求 了 。 Irene 抑 鬱 ,
要 吃 很 多 安 眠 藥 , 晚 晚 不 斷 哭 , 我 告 訴 她 : 「 你甚至 可 以
去 再 結 交 男 朋 友 , 只 要 你 開 心 , 只 要 你 別 讓 男 人 睡 我 們
這 張 床 。 」
只 得 分 開 了 , 點 知 她 就 出 事 。
但 直 至 現 在 我 都 想 說 , 害 Irene 的 人 , 請 你 們 來 找 我 。



茶   餐 廳
英 雄 遲 暮 是 怎 樣 的 ? 《 蘋 果 日 報 》 影 到 , 五 十 四 歲 的 梁

龍 日 日 油 麻 地 ( 兜 兜 轉轉還 是 油 麻 地 ) 一 間 茶 餐 廳 打 躉 ,
與 外 賣 仔 為 伍 , 有 次 還 與 個 「 四 眼 靚 阿 姨 」 上 樓短聚 … …
茶 餐 廳 是 我 堂 兄 弟 開 的 , 貪 在 那 裡 可 以 任 食 煙 , 話 我 送
外 賣 都 無 所 謂 , 給 我 五 百 蚊 我 送 你 一 杯 咖 啡 , 如 何 ?
那 個 「 四 眼 靚 阿 姨 」 是 我 現 在 的 太 太 , 在 內 地 識 的 , 都
好 , 有 人 讚 她 靚 。 女 兒 十 一 歲 , 兒 子 七 歲 , 女 兒 踢 我 一
腳 , 我 要 紮 上 枕 頭 在 腰 間 才 受 得 起 。
我 不 怕 教 子 女 打 交 , 現 在 的 小 孩 子 什 麼 物 質 都 有 , 就 係
無 膽 。


唐 手 道
忘 記 周 星 馳 , 拍 鄭 保 瑞 的 《 軍 雞 》 應 較 愜 意 吧 ? 梁 小 龍
淡 淡 說 : 「 今 次 , 我 演 日 本 人 。 」 幾 諷 刺 , 陳 真 扮 蘿 蔔 頭

何 止 , 驀 然 回 首 , 梁 小 龍 不 諱 言 , 天 下 武 學 , 最 有 效 率
、 訓 練 方 法 最 科 學 的 , 畢 竟 是 空 手 道 。
雖 然 , 它 本 由 唐 人 傳 過 去 , 原 名 唐 手 道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gordon 的頭像
iamgordon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