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四眼明的一個夢,我也發了一個夢,千真萬確。

七個人的無聊餐聚,來自不同背景的我的朋友,卻不見得是我在請客。
七真是一個神奇的數字,例如聚會就經常莫名其妙會湊成七的人數,而只要人數湊成七,就總會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長楕圓形的桌子一端是我,一個久未相逢的人,就坐在遠遠的正對面。
大家自然地參與各種話題,談笑吃喝,我與左右都相處得極好,沒有人發覺,我從來沒有與對面那個人目光相對,也不曾交談過。
彼此都積極參與話題,但我們都小心地不讓自己的說話在對方的句子前後出現。
例如
那個人說:這實在是一件無聊的事情。
我會先等另一個人開口:對啊,真的很無聊。
然後我會說:無聊的事情往往也有一些意義。
第三個人或會說:從無聊衍生出來的任何事情,價值也必有限。
然後那個人才會冷笑:無聊的事情就是連聊的價值都沒有的事情,它還會有什麼意義?

交談流暢自然,沒有人發覺我們積極迴避著對方,卻偷偷進行攻防戰。
而夢就這樣斷斷續續進行著,不可解或空白之處,任由意識隨便補充。
例如我突然發現我們置身在一艘船中,船在港口航行。
我受不了心中的鬱悶,突然跳進水中,游了兩圈才爬回船中。
感覺不到水的溫度,卻知道自己全身濕漉漉。
最重要是在胸臆間翻騰的一股氣,我決定直接面對那個人。
「喂!」我一手拿著那個人的手臂。
那個人轉頭,與我目光相碰。
我瞿然驚醒。

明明是我記憶中的髮型、體態和說話腔調,我的意識清楚告訴我這就是那個人。
我閉目回想:那個人的樣貌模糊在腦海中出現,我還清楚記得那個人臉上的一些特徵。
然而在我們目光相碰的剎那,在我面前的卻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這張臉一點也不特別,既不漂亮,也不嚇人,只是完全陌生。
那個人的臉已經在我的夢中被另一張完全陌生的臉代替了,是否意味著那個人早晚也會在我的記憶中完全消失掉?
那個曾經令我如此難以忘懷的人,居然已經退出我的夢境!
我一輩子可能再無法夢見那個人了。
至今,我已經生活了好幾天,那張驚鴻一瞥陌生的臉彷彿又被我添加了許多細節。
我居然牢牢記住了一張陌生人的臉。
而這張完全陌生的臉,除了一個夢之外,終究無法和那個人建立任何連結,它只是進一步又進一步地,每天多添一些恐懼和遺憾地,消滅我對那個人種種思念中的印象,消滅那個人曾在我心中留下的每一個表情。
好恐怖啊!
你能否明白,這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