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開始於
  我們重新學會遺忘時間的一刻,
  像童年,被波光粼粼舔噬著睡夢,
  四處都是慶典,白象在烏龜背上緩緩旋轉,...」
他問我讀後有什麼意見。
我想了想,即使今天寫詩不再有什麼市場價值,最少讓我們學好自己的中文,讓它寫得比較優美,比較精準...
好些現代詩人用字,胡亂拚湊,把生澀當作新意和美感。例如舔噬...舔是把舌頭伸出來溫柔地來回觸踫目的物,噬是用牙齒用力地咬...結果「舔噬」這個動詞組合看起來很新鮮,想像起來很搞笑,一下伸舌頭地溫柔,一下張開牙齒用力,然後一下溫柔,再一下用力...是這樣嗎? 即使用在口交上,也毫不sexy。如果有人來舔我的睡夢,我會請他還是把口水流到自己的枕頭上吧,如果有咬牙的習慣,請使用牙膠...

這些人本來的中文寫得挺好的,為作驚人之語而走火入魔了,是否落入文字障?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