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年近半百,兒子剛成年,兩父子去香港瀟灑走一回。第一天我介紹他凌晨去蘭桂芳看世界盃,適逢荷蘭大戰墨西哥,臨完場十分鐘追二粒反勝,high 翻了。

第二天我介紹他去北角吃打邊爐,海鮮肥牛燒乳豬,應有盡有。那個叫做金屋藏嬌的冬瓜盅雞煲,吃得飽飽。

今天我介紹他去看看香港人七一大遊行,他笑笑,不以為然。「香港的社會運動遠不如台灣。」

「還是要去看。」我說。「因為今年隨時最後一次了。」

圖窮匕現,反轉豬肚裡面都是屎。本來大家都知道是屎,但翻轉來擺在陽光之下眾目睽睽是不一樣的,那表示不用再惺惺作態了,臭到底又何妨。

所以今天假如場面失控,以後回到戒嚴時期,全面禁止遊行示威一點也不出奇。

按共產黨最近的白皮書重新解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等方針,強調兩制必定要建立在一國之前提之下,而他沒有說的是: 一國必須建立在一黨專政的前提之下。

目今香港,反對共產黨者被稱為賣國,甚至被稱為漢奸...證明在部分「愛國」港人心中,一黨一國已是普遍價值觀,共產黨,只是繼唐宋元明清後另一個大朝代。

中國自漢朝之後經歷唐宋元明清五個大朝代,其中二個半以上由非漢人統治(唐太宗有一半以上的鮮卑血統),中共五星旗代表漢滿蒙回藏,而反對共產黨仍被稱為漢奸,這種落後千年的民族排他性根深蒂固,一個蒙古人西藏人即使在香港,跟那些即使被稱為極端愛國人士同檯食飯,不會被認同是自己友。難怪蒙人藏人一直爭取自治和獨立,同為「中國」人,蒙人藏人真的有被認同過為中國人嗎? 而身為「漢」人之後的香港人、擁有部分漢人血統的台灣人,就更不用癡心妄想自己在五星紅旗下被視為有權可以言行獨立、自給自足自治的香港人台灣人了,大漢子民呀你,不要做漢奸!

跟共產黨爭取民主普選,是問和尚要梳,他根本不知道你要什麼,隨便給你一支抓背用的不求人,功能都是在皮膚上抓抓爬爬,你愛怎樣梳就怎樣梳吧。

共產黨式普選,人隨你選,一人一票,但在他提供的人選範圍內。例如你去一家夜店光顧,他只提供本店小姐,號稱有女無數,隨你一人一女去選,不過你看來看去,他能提供最好的四大美女就是朱扒豬,朱扒扒,朱豬扒,朱豬豬。

共產黨反轉豬肚讓大家看見屎之後的態度是:你不爽,大可以不來本店光顧。如果你唔捨得走,就是這樣,吹咩?他們早已忘記了,店是他們的,土地卻是我們的,從我們千年前的祖先一直土生土長在這裡,埋骨化灰在這裡。

不過廿一世紀已不是戰國時代,當年七國咁亂但百家爭鳴,無論政治上如何分岐,人民是沒有邊界限制的,秦人可以移民到齊魯,燕人可以南遷做楚客。今天,你沒有共產黨給你的通行證,一個中國人是無權站在中國的土地上的,除非你必須事先同意,那一大堆如下載APP前的認可條款,否則你就永遠沒有下載這個中國APP的權利,永遠無法使用這個中國APP了。

朋友問: 「所以你反共囉?」

我趕緊灑手擰頭:連香港最辛辣的誓要捍衛言論自由的媒體都只敢引用「抗共」不敢使用「反共」,我何敢使用如此驚人的字眼! 反對共產黨是「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的「叛國罪」還是「反革命罪」我搞不清楚了,不過南非人權領袖曼德拉生鉤鉤坐了三十年監就是因為反對國家政策,而且是種族隔離政策,在極權社會你以為做反對黨這麼容易? 在中國,反對共產黨是肯定要被「種族隔離」的,自問無此剛勇,吾生也有涯,無事多讀書多寫字多睇波,跟社會服務團隊扶貧助學,政治不爭朝夕。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