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武昌起義,1912年袁世凱成立臨時共和政府,清朝覆亡。當年我們在香港學歷史至中學畢業,鏡頭一直停在這裡。

當然老師會提供資料,講講大概二十五年後的1937年,日本侵華,日本人見中國人就殺,見女人就強姦,一方面為了激勵侵略,一方面希望快速達到血脈相承。可惜中國人愈死愈不怕,被強姦的絕大部分也不會想生下蘿蔔種,甚至情願上吊自殺。中國人貞和節的觀念是二千年以來的,不是讀書或看national geography可以看得懂的。時窮節乃現,中國人經歷八年抗戰沒有屈服,相方僵持不下,終於1945年靠美國佬二顆原子彈擺平了日本仔。大部分日本人戰敗後發奮圖強,積極保持民族的傳統和謙虛的美德,自力自強。日本人的中學必修科要選柔道空手道或劍道,孔子孜孜而談的禮樂射御書數,和許許多多的中華文化,永遠是日本人更懂得欣賞。日本人知道自己是敗者,由是更用心學習,中國人沒有這種德性。中國許多優良傳統和技術,大部分被日本人學走了,傳承到日本本土去。其實日本人戰略錯誤,更敗在殺紅眼招眾怒,也敗在貪心,中國面積是日本的幾十倍,人口是日本的十數倍,日軍如果當初設定只要長江以北武漢以東,大概四分之一的中國版圖,那應該就成功西遷,不再受地震和海浪之困了。如是再過百年,所謂中國可能就是漢滿蒙回藏和六族了。不過除漢民外,其他五族只要勢力一夠,總是希望獨立自主,非我族類,其心不異,所謂共和國,只是強勢整合,也是自欺欺人。

之後老師不會再說的是: 美國從此控制了全球經濟近七十年至今,全力建立軍事與經濟霸權,美國在東亞和西亞發動的所有政治戰爭最後得到的經濟好處,遠遠超過其軍事上的損失。而中國人不勝不敗地熬過二次大戰後,只有屍骸沒有英雄,可是在中國自秦始皇以來,所有統一戰爭是不可以沒有英雄的。戰後的貧苦大眾佔了中國大多數,這大多數擁護跟他們共甘苦的毛澤東,時勢造就了毛澤東,毛澤東也創造了他的市場認同價值,他有農民的身分和氣質卻有梟雄的智慧和詩人的才華,他讓無知者識用簡體字,讓小孩哴哴上口歌唱夢想,讓知識分子為幻想中的烏托邦放棄一切。總的來說,他比蔣介石讓更多人看見希望。國共相爭,1949年毛澤東像劉邦戰勝項羽一樣在劣勢中一次次扳回,最後擊敗蔣介石。不過蔣介石沒有烏江自刎,選擇了跳船渡海,於是國民黨敗走,佔據台灣,形成本地人與「外省人」之爭。蔣介石帶走的這支也是精兵,集合全國人才和他們腦袋中的珍貴修養和文化,技術和手工藝等,及許多歷史國寶珍品。

1949中共正式建國,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 Republic of China, 而國民黨在台灣繼續經營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 後來在國際上改名Taiwan. 因為兩邊都是以黨為國,於是搞出兩個中國。若以地理國界劃分,共產黨不願放棄台灣領土,國民黨不願承認戰敗撤出中國,兩邊都是無賴,才會造成兩個中國的國際笑話,其他民族,離開南斯拉夫就叫克羅地亞,離開英國就叫愛爾蘭,離開印度就叫巴基斯坦,從來沒有這個問題。今時今日,按民調大部分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樂於承認自己是台灣人,即使外省人也早已走出中國包袱,如今還在談兩個中國者根本是不合時宜。

然後又過了大概十多年至1966,文化大革命,另一場鞏固政權的無厘頭政治災難,說白的就是毛澤東反省秦始皇失敗是因為焚書坑儒不夠徹底,要一次去除中華五千年文化,把中國人還原為土人,只是,他還是捨不得軍事科技。那場災難搞了十年,至1976年毛澤東逝世才算是結束,沒有人知道死了多少人,中華五千年文化除了大山大水外包括繁體字都被去除得八八九九,相較之下戰敗的國民黨把最值得保留的珍貴文化和人才搬到台灣,包括在圓山的故宮博物館,裡面都是歷史真品。在文化的角度上,戰敗的軍閥變成保存中華文化的英雄。(關於毛澤東與秦始皇,三年前我寫了一篇雙龍決,詳如下。)

台灣自1895年至1945年為日治時期五十年,自1949年至1996年總統直接選舉47年,至2000年陳水扁以台灣本地人當選民選總統51年,各領風騷五十年,有台灣人情願跟日本人而不承認是中國人,絕對應該理解和尊重,就如香港被英國以殖民地方式統治一百年至1997,交還中共不過17年,有多少香港人以中國人為榮,同時遵從「國法」之一國一黨理念(愛國必須愛黨,愛黨才是愛國,反對中國共產黨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叛國罪),以被共產黨管治為榮,那就要看中國共產黨何德何能,施多少恩惠,獲多少人感恩認同了。

回說1976年文革結束毛澤東逝世後由以鄧小平為首的八大元老當政,他們各自有各自的軍政勢力和接班人選,共同目標是如何鞏固利益政權。薄熙來就是中共八大元老薄一波的兒子,江澤民和胡錦濤則是鄧小平的指定異姓接班人。中共元老有二派,一派用人為材,一派用人唯親。1989年距離文革結束十幾年,中國仍然百廢待興,八大元老勢力上一直努力保持的恐怖平衡卻因周恩來逝世悼念活動引發全國學生反貪腐運動,最後變成全國學生總動員在天安門紥營不走,要求落實民主制度。鄧小平當年的指定接班人趙紫陽開放得就像個美國佬一樣,平常帶墨鏡講英文談笑風生,跑到天安門兩行眼淚叫學生先回去吧,結果學生當然不聽。最後鄧小平以打橋牌down one停損,這down one就是在八九年六月四日開槍開火開坦克清場,死了1 x 多少人沒有人知道,至今住在北京甚至全中國大陸的人仍噤若寒蟬。

1989年的down one之後是鄧小平的市場宏觀調控和經濟改革開放,先讓一部分的人富起來,連續的大滿貫,經濟增長每年8%以上。愈來愈多人致富,自然就愈來愈多人喜歡這個中國,甚至公開表示自己愛國,簡稱「公開示愛」。決定這個人是否真心愛國其實很簡單,他每年住在大陸多久,出國多久? 他有否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中國名校,而非英美名校,接受該國的思想教育和人才栽培。你真正愛一個地方,就會在那裡安頓下來不會想離開,就會讓自己的下一代盡快學習並融入那地的思想文化。若非如此,你是愛個屁?

1976年日本一部流行小說叫做團塊之世代,所謂團塊世代就是1945年日本戰敗後陸續在四五十年代出生的日本人,他們在日本戰敗後同樣面對百廢待興,於是努力生產建設,建立民主制度,創造八九十年代的經濟榮景,至今也生產到一億多的日本人口。

1989年我十八歲唸中六,九月就要上大學,以我當年好事又熱血的個性,如果早一年升學,六月應該已人在北京。六月四日中午,老頭子叫我把電視關上,我們一家五口站在電視前,老頭子叫我主持默哀...我忘記了我當時說了什麼,但一輩子忘不了那個默哀場面,和那天看過的所有電視片斷...

今年是六四的二十五週年,中國在重重死難後又增長至十三億人口,在這麼大的基數上的分子即使一百萬也是個小於0.1%的小數目,及不上每年在國內因不可控疾病和交通意外致死亡的總和。然而作為一個中國人,我這輩子會記得1911, 1937, 1945, 1966, 1976, 1989, 這些數字,作為香港人會再記得1997香港主權回歸,2003沙氏疫災,2008金融海嘯...

寫這篇大概是讓女兒知道我的歷史觀,而政治無分對錯,只有利益,不要再問我為什麼,自己好奇的話,隨便看書,建立自己的觀點吧。人生,最浪費是把愛恨花在政治上,但偏偏又不得不...今夜,又浪費了一個半小時。

附:

講故事之雙龍決 (2011.7)
昨天有點感冒前兆,早早上床休息,偏遇著胃痛,凌晨二點就醒來無法入睡。捨不得床,朦朧中輾轉反側,然後莫名其妙夢見這兩位絕世猛人在對飲:

秦始皇: 我第一個統一中國。
毛澤東: 我最後一個統一中國。

秦始皇: 我建了萬里長城。
毛澤東搖頭: 不夠站我二億解放軍。

秦始皇聲線提高: 我建了阿房宮,巍峨輝煌。
毛澤東再搖頭: 燒了。我建了天安門,上面放我照片,土地隨你燒,照片壞了隨時重印。

秦始皇大喝一聲:我統一文字,統一貨幣。
毛澤東陰陰一笑:我統一思想。

秦始皇狠狠道: 我焚了書,坑了儒。
毛澤東嘆息: 當年你做得夠徹底,就不會有文化大革命了。

秦始皇陷入苦思,決定講輩份,語帶哀求: 老弟,給幾分薄面吧,我死于公元前二一零年九月十日,怎麼算也是你第幾百代祖先的爺爺。
毛澤東語氣平淡: 我死于公元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不巧早你一天,後人先拜我後拜你。

秦始皇老羞成怒,拂衣站起,霸氣凌人,遠眺河山:我始皇陵方圓十頃,萬千兵馬俑陪葬,留芳百世,你死後不過方寸之地,盡歸塵土。生前你的功績就算及得上我,死後也遠遠不如。
毛澤東低頭不說話,良久,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人民幣。





人民幣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