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貪玩把彩票示人,結果張張全中,幸運得有點嚇人。
賭錢從來三分技術七分運氣,過去數年NBA季後賽,我的平均命中率約七成吧。不敢妄自菲薄,確是高手,但沒高到百分百。
後面下注要更小心了,因為不中的三成會討回來。

這樣的戰果證明了今年的NBA季後賽球隊水平有多爛。除熱火馬刺雷霆外,全部爆冷,由較低種子取得第一賽之勝利。

看過巫師對公牛就發現二件事: 
1. 公牛總教Tom Thibodeau 的戰績是靠嚇的。失去了D Rose的公牛根本是條狂牛,見人就亂撞,其粗暴猶甚於九十年代初的底特律壞孩子或九十年代中期的紐約人和熱火,只有不怕受傷的老球皮才頂得住公牛的瘋狂。套用當年公牛總教Phil Jackson批評紐約人總教Pat Riley的一句話:他根本不懂什麼是籃球運動。
2. 結果是我一直很欣賞的前金塊二大老將Nene, Andre Miller穩住了巫師的戰局,最後完成反先。 季後賽是呈現老將最佳價值之時候,Nene上戰35分鐘取24分 8籃板3助攻 2偷球1火鍋,六成命中率六犯離場,最重要是他頂住了那條Noah方舟,而A Miller上陣不到 14分鐘取 10分,最重要是穩住了John Wall下場後的球隊節奏。數次公牛差點拉開比數,都被A Miller的有效得分追回。這是A Miller一直以來在金塊的重要價值。全場射7中5,效率驚人。

火箭玩火,該死。
火箭數度大幅領先,最後被追近,追平,加時,反先,我是有一套陰謀論。
近來認識了Houston的觀光局代表,他跟我孜孜而談近年Houston多了很多很多很多華人。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人聚賭,就有人瘋狂投注華人球隊。我相信西岸的賭注是一面倒捧火箭。
這第一場根本是一副想要贏球輸盤的態勢。拓荒者明明幾次該死直了,偏偏又可以翻身只差兩三分,熬到最後一不小心變成加時。
以上當然沒有證據。
每一個賭徒都有他的迷信,當全美傳媒熱捧火箭四比零時,當火箭斗膽讓4.5分時,我認為局勢明朗得來好假,決定買下盤捧拓荒者。
或許,只是我鴻運當頭而已。

投注八千,六筆賽果全中,中了三個單注,另一個3X4,連本帶利收回23084,現時結餘35084。
一個真正會賭錢的人,不會貪買過關。

下一注:
nba3

第二場往往比第一場難猜,主場通常較佔優勢。

第一關買雷霆是安全牌,心裡想:勇士和籃網勝了反而受讓分更多,有無搞錯?

若有單場,必定重注籃網。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