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在手機上網路上看了近十萬字的服貿正反貼文,眼睛疲勞到爆點。
有些朋友圈因為這個議題出現了小口角。
服貿目前的狀況是
企業界可能超過七成支持服貿
民間大概超過六成反服貿
每個人看見的時空和利益加上自己的想像都不一
從短中長期看答案不一樣
從政治和經濟,從文化和民生
支持服貿也不代表不愛台灣
香港人反服貿的情意跟台灣人反服貿的動機也不見得一樣
所以這個東東短期或長期都不可能有共識的
後面的戲碼只有二種:
1. 政府漠視反對聲音強行通過
2. 公投 (如果動議公投,最後應該會演變成公投罷免馬應九)

其實我是可以贊成服貿通過的,條件是:
1. 禁止陸資在台購買土地或以各種方式持有台灣土地佔比 (政府可以提供官地興建只有物業使用權而沒有土地持有權的辦公室讓陸資設據點,兩國有屬土爭議怎可讓對方合法擁有我方土地,這是政治 101的基礎議題。同時,沒有土地佔比的房子在台灣未來一二十年房價應都不容易被炒高。)
2. 刪除所有開放條件不對等之項目 (排除因不對等所產生之無實據性政治疑慮。)
3. 因陸資來台之陸籍人口納入每年開放陸客自由行之陸客限額計算 (陸客來台申請由單一的陸客政策管控,不會造成施政混亂或法條互相矛盾,做到錢歸錢,人歸人。)

我最佩服的台灣術數家是馬鶴凌先生
他一早算出兒子會登頂
而取名字時就知道他到「馬」年「應」該只有「九」趴
處理香港出生證明的輸入員因為「應」「英」廣東話同音,打錯了「英」字
術數界本來就有隱匿的習慣,結果將錯就錯
不過馬老先生最大的疏忽是只教他選上沒教他選上後該怎麼做
小九很迷茫,耳朵長了毛什麼都聽不到,手執一把小刀以為就可號令天下,你以為你小李飛刀?
華人的歷史五千年,習慣順從皇帝號令,屬於華人地方的民主普選經驗只在一個很小很小的寶島實踐了三位總統,一任不如一任,而總統大人選上後還是當自己是皇帝

我並不是一個十分仰慕民主的人,我比較重視自由和法治。我同意民主制度是一套比較能鞏固法治防止極權,尊重每個人的權益的一種制度,但民主制度的壞處是涉及太多方的考量和角力,決策必慢,這是民主制度的代價。
尤其當政黨利益凌駕在民眾利益之上時
尤其當兩大政黨要排除第三勢力產生時
台灣兩大黨為了自己利益早已讓國會空轉十多年,現在學生佔領十天八天根本不會影響什麼國會進度,拜託
台灣兩大黨都不願意承認學生是第三方獨立勢力,不用王金平協商兩黨早已有共識
日本近年實踐民主制度的經驗就比歐美好,國會的表決和法案的通過較有效率,當然,爭議性還是很多
一個社會可能真的要衰到貼地才知道如何善用民主,而且才學會面對不同意見依然團結一致

我常笑說:
我們香港人來到台灣愛死了,來了都不願走。你們台灣人都想離開台灣,移民美國或去大陸賺錢
我有個朋友去上海連洗髮都用可飲用礦泉水(怕丟頭髮),去到北京根本無法呼吸(沙塵暴)
好吧,我笑他敏感體質,就賺少一點吧
他搖頭: 已經沒有選擇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回不了頭了。
能力變差了,錢卻賺多了,怎麼回頭?

過去十二年我每天坐小黃代步
三不五時就會有個五六十歲的老司機問我是不是香港人,他以前待過香港和大陸
不知如何公司失敗了或自己失敗了
回來只能開小黃了
台灣政府說服貿協議能為西進企業帶來無限商機
理論上是對的,中國人口十三億,市場是只有二千三百萬人口的台灣的 56.5倍
等於說有相較於台灣56.5倍的服務對象等著我們服務業西進
而事實上中國大陸自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除敏感行業外(就是那些傳媒通訊網路出版金融交通之類的行業),早已以各種遠優於WTO及這份服貿協議的「地方政策」吸引外資
不然你以為台灣的幾個首富是怎樣變成首富的?
十年前我就有一班朋友上去開髮型屋和餐廳了
鄧小平的宏觀調控是先讓一小部分人富起來
然後以中央政策的變更併吞其他的一大部分
什麼叫宏觀調控?
損有餘以利不足
自1998年我參與一個香港社會服務團隊,以捐助中國貧區興建學校並及兒童教育為己任,至今十五年我的夥伴們孜孜不倦進行募捐,出錢出力,配送資源上去,還監督進度,甚致助養學生
中國貧困階級未曾改善過,多到你服務三輩子,增員一百倍都服務不完
中國大陸政府有他不得不的宏觀調控
我一個色鬼朋友說
這張服貿協議就像一個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絕色淫娃
人人看見都流口水想要上
她也張開雙腿來者不拒
上過的都傷痕累累說她有病叫你不要上
但你未上過
未上過的五個人一邊在排隊一邊在想
1. 她不可能有病
2. 這麼正點,有病都要上
3. 我有套子,不怕
4. 一定有解藥,有配方,上了再算,死不了人的
5. 你們搞不定你們笨,我怎會搞不定?
這叫色迷心竅
連太陽花都可以變香蕉

服貿協議對本土經濟沒有直接利弊
台灣政府說擴大外資投入本土服務業的機會,彼此是自由競爭,對本土業者充滿信心
理論上又是對的
然而台灣除了大陸妓女外並沒有其他服務欠缺
增量服務供應就要同時增量服務對象
結果勢必要開放大量陸客來台
以服貿的投資客身份也好
以自由行的遊客身份也好
自由經濟
行銷就是滿足客戶的需求,並從中穫利 (美國行銷教父Philip Kotler對Marketing的教科書定義)
大陸客要來買金,我就開金舖
大陸客要來買奶粉,我就開藥房
大陸客要付人民幣,我當然收,旁邊就是中資銀行,人民幣定存利率比本地貨幣高最少兩厘以上
大陸客要來買我們的房子,我討厭大陸人,房價開高五成,結果他媽的沒帶種的還真有帶錢,他們照買照付,難道我違約...
專權社會用大量殖民政策處理種族分歧
當西藏住的大陸人(漢民)比藏族人更多
藏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也變成少數民族
連投票都會輸
第十八任台灣民選總統(如果到時還有總統而不是特首的話)是江澤民的曾孫
有何不可

廿一世紀是網路世界
向全世界開放是全世界的趨勢
台灣政府很會講些不可能錯但沒有意義的廢話
本來自由開放的地方不用簽什麼就可以開放
本來專制的地方簽了什麼其實也不會開放
所謂自由經濟和自由競爭
其自由的立基點是
政府的操守和人民的操守
基於不信任中國大陸政府的操守和少部分大陸人民*的操守而反對簽服貿
這是我這個香港人的偏見
跟我已不信任馬應九可以繼續當個尊重民意的民選總統一樣
有人可以奪去我的所有自由
沒有人可以奪去我的信任自由
我喜歡信任誰不信任誰
你吹得我脹咩?
(*大陸的少部分足以是你的全部的倍數)

台灣的生活環境是全世界華人社會最棒的
我已經移居台灣十年
在我眼中這是個寶島
這裡很多人爬山潛水路跑騎車種菜養魚
生活並不富裕,但每天仍可樂在其中
早上我去吃一個五十元台幣的早餐老奶奶笑著跟我說謝謝
坐小黃到公司給司機一千元他找我八百八十五,逐張數逐個銅板算還笑著跟我說謝謝
老百姓之間有很多生活藝術家
談論社會及政治也有他們每個人自己的見地
面對最卑微的工作仍保持他的認真和感情
當你視家中的東東是寶的話,別人要花錢來買你還不一定想開價賣
例如有人想娶你女兒
例如有人想買你爸唯一送過你的一支古董手表
例如有人想買你花了三十年心血雕刻出來的一個達摩像
當你並不在乎家中的這些東東時
它們都只是貨物
誰出得起錢就賣給誰
最好辦一個全島開放日
全部公開拍賣吐現金
然後賺一筆人民幣移民美國
馬茸不做總統就會移民美國
美其名獲聘什麼飛機大學客座教授
我用屁股賭你的芋頭
我輸了請你吃雞屁股

我喝醉了,還是很醒
通常我喝醉得罪的人還是比清醒時得罪的人少
因為我喝醉時都得罪好人
清醒時得罪壞人
我認識的壞人遠比好人多
不過這篇好像好人壞人都得罪了不少

地獄未空,誓不成佛
如果台灣走到最後只跑剩一個香港人的話
我會笑你呀
我的台灣壞蛋朋友和好人朋友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