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所有外商進去該賺的賺該賠的賠,未簽服貿前台灣從頂新旺旺鴻海HTC已出過四個首富或股王,證明台灣人沒有服貿去大陸經商一樣可以致富,服貿的必然性是什麼?

一個以正統法律畢業的總統在游說國民支持服貿時不提出細節理據,只一直在喊泛道德(不要國際失信)和泛開放(開放是世界趨勢)的口號,推動強行過關,其急逼性是什麼?

當一個資深經理拿張合約來給我簽時,我既看不到其急逼性復看不到其必然性,而經理跟我說: 事不容緩,勢在必行。我問:慢一慢搞清楚行不行? 他說:不行,就現在簽。媽的,到底誰是老闆?民主總統的老闆是民眾啊~~

今天網路也瘋傳一篇商周引文,說中國服貿開放項目及條件其實比WTO更多,比起台灣吃虧的應是中國。如果只是項目比多少的話,某男子追求一女子,於斗室內自己先脫光了,然後說:我已經開放這麼多了,你還不脫?

項目比的不是多少,而是關鍵項目是否公平對等合理? 有否風險? 比較的是對方自己不願開放又要求我們必須盡量開放的目的何在? 所有項目都該審慎考量,尤其涉及國家安全的通訊金融運輸和交通。漏洞不需要多,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只需要一個缺口。

假設我們放棄一些項目,不開放金融通訊運輸和交通,對方也不必在這些項目上給我們任何優惠,你看對方會不會急於簽約? 又或服貿條款:台灣可在福建,深圳和上海經營獨立銀行,那台灣也開放基隆,台中市和恆春讓他們開銀行,你看對方理不理你?

學生訴求只是回到正常程序審查,並不是反對服貿,但事關重大當逐條審核,民主社會,不能罔顧民意,如此這般,有什麼錯? 當羅馬教廷要燒死布魯諾時,我們不需要知道這世界是否有神? 燒死布魯諾是否出自神的旨意? 地球是否繞著太陽走? 事關重大,誰真懂什麼神學天文學,我們先讓火不能燒死人再說。法院要強行通過,我們先讓法院不能開會再說。這是最直接的應變。書呆子在辯論學生到底懂多少? 有否被人利用? 是否太衝動? 才是不切實際。

一個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民選總統,無事上電視節目,有事不敢見學生? 如果今晚動用武力強制驅離,即使只用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都猶如六四醜劇重演。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