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台北大雨,在家午睡莫名想起「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二句,腦海裡飄盪的,是老頭子吟唱的聲音。

那時候家裡仍住在土瓜灣馬頭圍道浙江街口,應不超過十一歲吧,除了懂得唱鄭少秋關正傑和許冠傑外,幾首怪曲深植腦袋。「紅樓別夜堪惆悵,香燈半捲流蘇帳...」「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今天回想當然知道是老頭子在備課大一國文,家中練唱詞,當時只覺得有這麼一個喜歡唱怪歌的爸爸實在很奇怪...哈哈

韋莊 菩薩蠻五首,是一時之經典吧。

紅樓別夜堪惆悵,香燈半捲流蘇帳。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
  琵琶金翠羽,絃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其一)
@@: 今天假如喝花酒買鐘買到三點半,小姐自必走得頭也不回,才不會有人跟你「和淚辭」吧。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其二)
@@: 一個美人有多美...「皓腕凝霜雪」,其他,想像無限...

  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青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其三)
@@: 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當年深圳花街仍有此盛況,當年年少青衫薄...想起黎公子的笑聲...

  勸君今夜須沈醉,樽前莫話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其四)
@@: 樽前莫話明朝事,酒深情亦深...今天可與如此對飲者有誰人...

  洛陽城裡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淥,水上鴛鴦浴。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其五)
@@: 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想起的不是女人...是某友...

此五首其實相當兒童不宜,難怪當年老頭子唱歸唱,從不解說,今天,當兒子的自也不敢追問了...哈哈...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