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馬已經拚盡所能了,應該拍掌鼓勵的,不要再怪罪他們第七戰大比數輸掉比賽吧。

我常覺得身為球員不能太理智,就像商業社會的業務員一樣,算盡機關太聰明,反而就失去熱情和衝勁了。現代籃球太著重事前分析,讓球員深切了解對手的每一方面,人盯人的練習,可以連對方哪根手指頭還沒消腫,在哪幾個角度出手較難命中都可以算出來。正因如此,我們常常在重要賽事看到一些莫名的大空檔,防守方的大漏洞可能只是算錯了某個對手的「失序」行徑或表現(例如屢次放空N Cole和後來對於Ray Allen的鬆散防守,甚至可讓他在同一位置連射二次三分至命中為止),或某防守球員記漏了某一條防守算式造成的...這種失誤看起來十分無趣。

當Wade克服傷痛交出「正常」表現,其攻守破壞力和籃球智慧可與James並駕齊驅,而其進攻策動力和殺進殺出的勇氣猶勝於James,只是輸蝕體型而已。如果參加奧運,Wade, James是當然的排名前三美國隊長(另一當然是Kobe), Ray Allen是當然的後補三分及罰球首選,還可兼打控衛或小前鋒。當這三人交出「正常」表現,就算沒有Bosh,沒有內線,溜馬都必敗無疑。何況第七戰熱火的禁區防護做得非常出色,要知道,Pat Riley轉戰東岸帶領紐約人和熱火,就是以禁區防護起家的,這方面,當今籃壇的教練團中,Pat Riley的禁區防守戰術排名絕對是前三名。另二名應是馬刺和公牛吧。

當防守計算機發動而驚覺受傷指數高企的閃電韋德和手感冷封的雷射鎗艾倫相繼復活,溜馬球員已知道必敗無疑,連跑動都失去鬥志。Paul George作客如遊魂,到下半場已經一副輸家模樣,Roy Hibbert全場被包夾和逼離禁區,卻沒有作出更暴烈的對抗,三十歲以前的球員太相信理智,結果打得最燦爛的只有老將David West. 我想,這才是敗因吧。溜馬仍年輕,前途無量,但隊中缺乏領袖人物,必須找一個永不言敗的鐵漢回來領導群雄。賽後最有趣的是LCD都分別對溜馬新人Stephenson嘉許鼓勵,此子衝勁十足充滿殺傷力,又得前輩歡心,前途無量。另一有趣是熱火班主接過東區冠軍後讓鳥人捧杯,這是全隊一致肯定鳥人在此系列賽的驚人表現: 6戰平均上陣18.2分鐘FG命中率0.889罰球命中率 0.846進攻籃板1.7 總籃板 4.7助攻 0 偷球0.5 火鍋1.3 TO 0.2 犯規3.0 平均得分 7.2,當然,還包含很多沒有數字的卡位和肌肉戰,尤其第七戰。裡面最有趣是鳥人程式中沒有助攻模式,得分以籃下補進為主,防守以卡位和阻攻為主,TO 0.2代表六場球大概只誤傳過一次。而他只是第八後補,出場序在鋒衛Miller/Allen/Cole三選二之後。可知熱火陣容之可怕。

第七戰就是這樣,如非雙方戰至加時就是一方大比數勝出,從來沒想過熱火會輸,一切均如預期。熱火是一支充滿天才和經驗加上成熟技能的冠軍球隊,溜馬只是在獅子睡眠不足時作些小豺狼的干擾,實際上陣容相差太遠,無得比...打到七戰已經令人驚艷,對得起鄉親父老包括Larry Bird了。溜馬在印弟安納先天所限只能成為一支中型投資的球隊,在米拿的全盛時期遇到紐約人和公牛皇朝,如今面對熱火和紐約用鑽石強買回來的陣容,只能靜待奇蹟了。在九十年代後之大資本主義,活塞以工人階級平民陣容而三奪冠軍(此所以我當了近十多年活塞迷,直至Billups離隊),那在未來是愈來愈可遇不可求之事,亦即,沒有龐大資金作後盾的中型城市,基本上很難有實力培養出奪冠班底。

過去年輕的中型球隊都是曇花一現,包括雷霆,主因是球隊養不起三個主力,年輕人為錢轉會當主力去了,如Harden,溜馬打出超水準,各球員就像參加世界盃足球的南美年輕球員般,令各大球隊的管理層眼前一亮,如此先發陣容,說實在話,經不起甘辭厚幣,了不起再二年就面目全非了。

現實,就是如此無奈。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