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被親近的人抱怨我是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看來我也的確是如此,幾十年來反覆自省,實在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我不喜歡任何人干預我的任何事,我當然也不能隨便涉入別人的生活裡。

於是,往往別人以為我應該知道的事情我根本毫不知情。

星期一心緒不寧。先是寫了一篇「十方世界,一切有情」的文章,然後是晚上在美國的巫婆好友讀到了就打來一通既兇狠又溫暖的關懷電話,最後終於靜下心來已是凌晨時分,就寫了封信給他。沒多久,大概一點多,他就回信了。

看到回信,就知道一定要賣了。那夜輾轉難眠。結果相隔二十一小時吧,全城都在公布賣給大少爺了。星期三早上的蘋果和壹週刊封面,告示世人一切已塵埃落定。

他收信之時,會不會以為我收到什麼內幕消息呢? 而其實今早我才發現,一切早成定局,我只是無心插柳地在最後談判前的最後一個寫信叫他不要賣的人吧。

「你擁有全華人世界現今最優秀最有骨氣的新聞團隊,賺錢又能每天行善,有比這更捧的生意嗎?」

「被中共滲透了的台灣政治環境已不是我肥佬黎可以鬥爭下去而撑得過的。」

所以,是事不由人了。

那些自命文化人的所謂知識分子應該很高興,「腥羶色的港俗文化」終於撤出台灣。文化人總認為報紙該帶上知性面具,承擔教化的功能。蘋果日報亦正亦邪,只因他沒有文化人包袱,報紙反映真實,更貼近人性。人,本來就亦正亦邪。我們可以談正義談經濟談教育,但一樣要買包包買便宜,更會好色好吃好八卦。人皆如此,文化人一樣是用手擦屁股用手指挖鼻孔,搞一份「文化人」認為對的正報,世俗人都覺得好侷促好假,連看都懶得看了。

至於周屌更可能逢人就撃掌稱慶吧。以為台灣沒有狗仔文化了,他可以堂而皇之地一個個妹用完即棄。說真的,如果狗仔隊跑到美國猶他省或紐西蘭,能夠爆料的,就只是每天哪家人遺失了一條狗而已。

台灣蘋果日報的可貴在於其是一份外國人辦的報紙,沒有政治立場,市場定位只要愛台灣就足夠了。這世界大多數人是溫和派和中間派,但辦報每天談政治而可以放棄政治立場實在絕無僅有。香港的蘋果日報逢中必反,政治立場鮮明就沒那麼好看了,像台灣的自由時報,當反對黨難免逢君之惡,頂著幹,就難免立場激烈,難於持平。

十二年前投身報紙業,先以為它是一件文化品,社會用品,後以為它只是一件消費品,但都無法解釋一件事:為什麼新聞專業都一樣,做出來的報紙會完全不一樣? 最後發現: 報紙除專業以外,其實是創報人的個性產品。沒有黎智英的蘋果日報就不再是蘋果日報了,即如沒有了金庸的就不再是明報,沒有了林三木的不再是信報,沒有了余紀忠的就不再是中國時報。不同的創報人有他創報的價值觀和是非觀,這些東西會無形地每天滲進報紙裡,變成那份報紙的辦報精神。創辦人離去,報性就換成新老闆的人性了。

大少爺一直是個媒體寵兒,公眾形象極佳,本身就是台灣的企業明星了。不過他說不管是錯的,他不管那份報紙就活不出風格,逐漸失去個性,逐漸失去市場。當然他也不可能不管,早晚也勢必要改名的。能管而不管是最難的,在港台報業的成功案例中,六七十年代許多偉大的創報人都做得到,九十年代至今只有肥佬黎做得到,參得透這個分寸,才有機會做最成功的華人媒體大亨吧。

難捨故舊之情。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是曉輝
    寫的真好!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