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說,作為一個香港合法居民,我不是挺梁的,也無權選梁,那是共大人的小圈子權力遊戲,看到其他香港人在圈外沸沸揚揚,以為真的可以改變這個社會,實在有點訝異。作為一個香港合法居民,我對香港是悲觀的。

唐何梁之會,一個低能二世祖,另一個低能民主派,梁就像在兩坨大便旁邊放一坨融掉像大便一樣的巧克力,如果你必須吃下其中一坨,當然毫不猶疑選梁。低能唐在選舉前盡力表現其唐氏綜合症,把老婆臨時委任為唐家問責官員,最後成功讓孩子們學懂成語何謂賠了夫人又折兵。低能何一直表現反覆,如果共大人開個玩笑把他選為特首的話,他絕對就是那種找個理由一肩扛把特首當下來的狗吧。多年來民主黨黨魁都實行論資排輩擔凳仔的輩份制,從李柱銘到楊森到何俊仁,後二者在民眾認知度或在過去數十年社運所擔當的角色或單純以人格魅力來說,都是次貨,這樣一個爛掉的民主黨讓香港人對於民主這東西實在三信七疑。站在民主黨立場攻擊梁是共產黨員更是違背民主自由概念:在港人治港的理念下任何合法組織的會員都有權參選特首,民主黨員可以,即使共產黨員當然也可以,只有黑社會員不可以,不相信的話可以去請教黃毓民。

梁振英被稱為「狼」只因李怡自己口音不正,從來分不清廣東話梁狼的分別。訪問反對者到底梁先生狼過你些什麼?狼過別人些什麼? 普遍說不出個所以然。在政治圈打滾二十多年仍像謎團一樣,鮮少犯錯或出醜,這個人放在香港人或香港傳媒眼中是不習慣的,無疑這個人也實在太謹慎和潔身自愛,在過去二十年一天比一天腐壞的政府運作中,一直沾鍋卻又不弄髒自己手腳,這個人的政治手段當然是高明的。政治是全世界人心最陰險和手段最骯髒的圈子,能混得如此乾淨的當然不是心思單純的善類,這是那些既得利益的明眼生意人最擔心的,但對於香港市民來說,短期內,三五年來,梁必急於粉飾董曾十五年的癌症牆壁,讓香港七百萬市民誤以為香港特區管治已重回榮景。(而我們心裡有數香港的窮人愈來愈多,港幣愈來愈不值錢,港人愈來愈失去其國際專業白領地位。)

至於我們一直想爭取的普選,老實說,以每年區議會選舉選民和投票率都持續低下的狀況來看,七百萬港人最多只有三百萬準備好而已。(假設扣除未滿十八歲者,三百萬僅過半數而已。)

對於那些繼續上街繼續失望的熱血老兄弟老朋友們,我還是敬你們一杯!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