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黎公子來訪,二人簡單吃一頓飯喝二瓶酒,談天說地點到即止,表面沒什麼,心中卻覺得是件大事。已經有十多年,兩個人不曾單對單把酒言歡了。

1995年跟黎公子住在廟街南京街口的轉角,老式七層公寓的四樓,大廳的窗戶正對整條廟街。好不容易才找到這種鬧市中的懷舊老房子,二人喜不自勝,大概是受了陳可辛<風塵三俠>的影響。至今我仍覺得,風塵三俠才是陳可辛執導以來的最佳電影。

那年頭,意氣風發,九三年畢業到九五年,三四十歲的中層主管紛紛離職,趕九七移民潮去也,莫名其妙連升三級,初哥變經理,以為自己是天才。換一份工想要考驗自己,結果管理層變動,半年又加薪二次,於是九五年的月薪,是剛畢業時的三倍。

兩個人都遇到些年輕人所謂的感情重創,哭過,醉過,然後決定搬到廟街,體驗「古惑仔」的精采生活。每天的日程就是天亮前回家小睡,上午上班,午飯躲回來睡覺,黃昏回公司打卡,晚上嬉戲至天亮前。午睡通常是被樓上樓下的鄰居吵醒,黃昏前,他們乒乒乓乓把鐵架和貨物搬到樓下搭成帳蓬擺賣,不知從旁邊哪裡拉出電源將燈泡點亮,從公寓四樓望過去,一條灰白色的馬路不到兩小時就燈火通明,變成名聞國際的廟街夜市。到凌晨十二點後,遊客已零星,於是燈火漸黑,大家又乒乒乓乓把攤檔拆掉,抱著大包小包和幾根又長又重的鐵枝鐵架爬樓梯回家睡覺。

當年看這開檔拆檔的景象十分著迷,有時候一個人站在窗前凝望整條廟街發呆一整個晚上,直至一包煙抽盡一打啤酒喝盡,直至烏燈黑火,轉眼又天色微明。當年卻看不出搵食艱難,自己一帆風順,眼中沒有不可能的事,種下了之後倒楣七年的惡果,真是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

今天黎公子仍如當日的黎公子,瀟灑倜儻繼續江湖闖蕩,而我過盡雲煙,幾乎已忘了當年的我。

偏偏無巧不巧,數星期前回家,跟老婆相談甚歡之際,老婆突然提起:「你要不要收拾一下你那些抽屜。」我:「收拾什麼?」老婆語氣加重:「你那些情信...」心中一跳,血壓下降,聞到醋味,卻沒想起曾留下什麼罪證。打個哈哈不了了之,隔天天未亮爬起床去翻舊抽屜,裡面一堆紙張雜亂無章,大部份寫於九三至九五年:可能多與情情愛愛有關,是有幾封情信沒錯,大部份卻只是些心血來潮不及整理的「雜作」,存之無味,棄之卻也可惜啊。

男人在女人壓力下第一個反應是反抗,第二個反應是擔心反抗的後果,然後第三個反應是想辦法安全過渡,於是懶得細看,絕對不丟,隨便找個膠袋,一大包放進行李跟我回台北。回來事忙,幾星期下來還是沒時間拆看,直至跟黎公子共聚之後。(證明我心中已經放下了,不過留幾行字當懷舊笑話而已。)

1995年的自己,二十四歲,當時真的蠻屌的:

「陰晴風雨天,竟夕不成眠。夜來常縱酒,買笑灑金錢。」

若把此故事紀錄成詩
她必燦爛如繁星
溫柔如湖上的帆影
但終必有淚

「席慕容說: 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飲可盡可白頭。我說愛情如烈酒,損肺傷肝催白頭。」

向同一夢想奔馳
你騎閃電我騎馬
如果我走得慢了
你不必回頭看一下

「八月份,我瘦了七磅。放縱的日子,陪伴在身邊的只有朋友。他們都說夠了,不要繼續,而我也不想再騷擾他們的生活。於是我跟人合資買了隻遊船,以後可以將精力發洩在海上。希望這是一個復原的方法。」

如果今天也可以一個月瘦七磅,那就該大大慶祝一番了。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拔扈為誰雄,沒過幾年就發現,欠債才是最佳的「復原的方法」,每天除了跑數字,根本沒時間去想其他。

裡面最珍貴一張紙,是某天想考考自己的功力,一小時寫了十三首依足規格的七絕,今天回看,題材和意境都重重複複,不過有幾首還算有趣:

「螢蛾尚向火堆衝,寶劍光寒未可封。獨我無心爭此世,一生甘作入雲龍。
 三杯酒醉愈行癲,恨指空樽不及千。笑喚姑娘將進酒,佳人卻說我無錢。
 千杯劇飲平常事,醉棹江心獨釣魚。浪湧舟翻游上岸,夕陽亭下讀詩書。」

水在頭頂,天在手邊
太陽沒有提早高攀的藉口
當你仍在酣睡

所以,你醒來時再看不見我了
即使在夢裡我也是一般無情
不會跑過去討好你

于1995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