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音樂的認識可能比一般門外漢更差。自知天份一般,從小也沒有可以學習的環境條件。不過對於一些名曲可能只是讀過一些樂評或作曲家故事,結果卻莫名其妙的著迷,如白遼士的幻想,柴可夫斯基的悲愴,貝多芬的命運和月光曲,只要聽著音符而思考著那個題目,足以擺脫所有現實。

近日讀一本雜書,提到一位廿世紀的鋼琴演奏家Byron Janis。因為要回應某朋友的深奧詰問,於是google了Byron Janis的資料,結果看到這麼一段:

「堅尼斯...,其中最有名的當屬《拉赫曼尼洛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聆聽這兩份錄音,Janis都處在一種顛峰的個人表演狀態,有些段落,尤其是第三樂章的高潮起伏,聽起來,實在太誇張,太攝人,太美。近一步聆聽,仍可發現許多不同。1957年的RCA的收音,可能才剛是stereo的發韌,琴音雖然收錄地通透無比,卻幾乎沒有低頻的厚度與量感。加以堅尼斯白熱化,幾乎瘋狂的入迷彈奏,聽起來像是酒神Bacchus的官能祭典,不穩定,太沉溺,非常浪漫,非常病態的拉赫曼尼諾夫。

RCA的演奏張狂,極富表情,讓人想要大呼Bravo(帥啊,Janis),一整個就是「表演」、「演奏會」的熱度與張力,只是瞬間迸發的意念,沒有好好沉澱,總是太快燒盡:炫爛,總得歸於平靜。在水星,堅尼斯在熱演奏中,調合了隱於其內的緩調詩情,較細膩,較沉穩,在最昂放的激情中,仍然試著凝冽出一顆淡紫水晶,待火。... 當然,這只是兩個Janis的粗略比較。兩個Janis都是酒神的信徒,早期霍洛維茲狂放哲學的繼承人。只是,在浪漫之中,在狂飆的競速裡,我好像還是聽見了那幽深暗微,那是一個鋼琴家超越他自己的留聲片刻。 」



衝著「酒神的信徒」五字,興沖沖上youtube抓那篇第三號鋼琴協奏曲,希望沒有抓錯,否則就貽笑大方了。下午,去唱片店買正版唱片。

回說某人的深奧詰問:「藏人<你們漢地連牧童小兒也講頓悟>悟了什麼?不知其所以然~~」偏巧我剛讀到那本雜書,裡面的堅尼斯有一次和一位發現DNA雙螺旋的諾具爾獎得主James Watson談起,他說:「科學上的成功得靠重複,一切都得做三十五次,否則不算數;而藝術上的成功則是靠不重複,你嘗試某個不尋常的作法,或許它會成功,但你永遠不會嘗試重複它,否則這一來就會毀了它。」

這世界儘多人從事藝術,卻絕少真正的藝術家,儘多人研究科學,也絕少真正的科學家,而真正的藝術家與真正的科學家的數量,大致上應差不多吧。漸悟與頓悟,不是相對的,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gordon 的頭像
iamgordon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所謂的<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我是這樣想的 : 我相信有人往昔生中根機深厚,所以可能接受一個機鋒便可頓悟。但是這個<頓悟>應該把他解釋成<豁然開竅>,也就是說懂了那個道理了。

    由於學者的根性,修持方法的傳承不同,頓漸二派是千百年來的古老公案,優劣是難以判斷的。從佛法本源來說:見四諦(苦 集 滅 道)應該是漸入的;沒有前三諦的現觀(直覺的體驗),是不能現觀道諦的;四諦是漸入猶如梯級的,這都是漸入漸證的確證。我比較信服這個。

    但這與悟入緣起空寂性----也就是見滅諦得道,是不一定矛盾的。我也懂得這個道理。

    但是要注意的是~~禪宗六祖惠能提倡「明心見性」的頓悟法門,仍是需要通過正確的修行方法,才能迅速地領悟佛法的要領並實踐而獲得成就。

    頓漸兩種法門,乃是一體的兩面:沒有漸決沒有頓,漸是頓的成因,頓是漸的結果。

    以上。
  • 我的想法是: 知識和技能是無法頓悟的,那必須經過長久的學習和修煉循漸而悟,人生可能頓悟只基於這人一直真誠而投入於其生活,既已活於人生裡面,則無需經歷學習和修煉其他媒材或心法,也可在因緣際會時悟出人生真諦。慧能出生即被流放廣東,家貧兼少年喪父,雖二十四五歲即承五祖衣缽,不可謂不歷盡人世滄桑。歷盡人世滄桑的少年天才是有可能頓悟的,平凡人卻不容易。如你所說,六祖的頓悟後面還有一堆叮叮噹噹的慧根和明心見性之類,不是憑空說二個字頓悟就像得了通關密碼頓悟了。我喜歡拿頓悟來跟學者朋友抬槓只為提醒,因為博學往往是坐言起行的阻礙啦,知而無垠,人生每前行一步卻都會遇到無限可能性,因此知而後行往往是超出凡人的能力範圍的,知得愈多可能動得愈慢,頓悟的先決條件是敢於活在當下,不瞻前顧後望左右,反而純正,我最喜歡那句「難得糊塗」也是為此,但這對於現代人來說又談何容易?講一大堆還是不脫口頭禪,人生是何等無奈...

    iamgordon 於 2011/02/13 01:59 回覆

  • 訪客
  • 我說的<豁然開竅>不是知識,是你說的<另一個世界>,我自己也曾有在偶然的機緣下突然有種頓悟的靈光乍現,自己也不明確知道究竟悟了什麼,我當然知道開悟不只是佛理的認知辯論,但我還是傾慕高僧大德的解行並重,弘一大師選擇嚴苛的律宗修持,自有其深奧意旨~~
    大家都講頓悟,滿街都是聖人~~
    倒是<滴答>一詩充滿禪機,真正有所悟~~
  • 睡前花了五分鐘寫的,這晚連輸了五場球賽,又是一個兩面分裂的晚上...

    iamgordon 於 2011/02/13 09: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