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魔術大輸,我也認賠二注,本來就心存僥倖,贏回來的錢輸了就算,財來財去一啖笑,由此想到的是所謂賭博的問題。

所謂賭博,老人家說十賭九騙,從前認識過一些江湖老千,說的是任何賭博贏錢機會最多也少於一半,賺錢全靠運氣。

舉賭大小為例,每骰子六點,一半算小一半算大,感覺贏輸公平,機會一半一半。其實三顆骰子相加最小是3最大是18,4-10七個數字算小,11-17七個數字算大,3和18是圍骰,216種骰子組合中有6組是圍骰通吃,大小通賠,即莊家每三十六次必定贏你一次,賭大小連贏三把算你好運,長賭必輸。

賭麻雀,長期的友誼競賽,不是老朋友最好不要盲衝衝跳下去玩,長期的友誼聚會最後下來是四個人技術(包含運氣)都差不多,結果是你每局贏出的機會是四分之一,長期下來最大可能是平手,增加友誼,浪費時間。

賭百家樂,跟賭球一樣,贏輸付最少的佣金給莊家,兩邊籌碼進去共200元的話,出來就少了5%約十元,賭金二千元,分二十次每次一百元下注,贏了十次,最後得回一千九百元,愈賭愈蝕。

在沒有情緒因素的數學環境下已經吃虧,加上情緒因素想贏錢就千難萬難,例如:

1. 你不會只賭一次,入棺計算,一定是長賭
2. 你總以為自己比別人聰明,或獨具慧眼
3. 搏命錢你關心則亂
4. 娛樂錢就愛耍脾氣
5. 難改心頭好,也難改心頭恨

例如第六戰我賭魔術,魔術客場只受讓3.5分,總體實力不利,1賠1.77賠率毫不吸引,此還未包括NBA聯盟「出老千」取消了Perkins的第七技犯,讓其如常出賽,不利理由一堆,但問題是我有更多理由睹魔術勝:

1. 我又不是專業賭徒,大家都想贏,我何必理性
2. 本來就捧魔術,這場不賭魔術可能就再沒機會
3. 正在贏錢,用利疊利或者是沒有賺而已,傷不到本
4. 賭波士頓贏何等沒趣,賭魔術贏了可以再自吹自擂兩天甚至一年

尋求理性不要去賭錢,即使專業賭徒搏命演出,數學上加入莊家因素也是失利,不講理性去賭錢,則打定必輸之數必賠之額,反而開開心心。

講起十賭九千,平常人常覺得所謂千術就像戲劇中表演魔術雜技一樣偷章換牌,其實所謂千術五花八門,大多是常規以外的條件因素,例如讀了前天<打擂台>香港蘋果日報專訪,梁小龍說泰國仔或以前的香港窮青年,上擂台打不贏就沒有飯吃,你說富人或中產階級打不打得贏窮人?在美國的體育世界,早期黑人當道,關鍵也是如此,你為勝而勝,我為活而勝,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你心中是業餘或職業運動,對方視為生存之戰場,其實你上台時已經被「千」了。

少年好勝,好打「文擂台」,到街邊象棋攤打擂,莊家在路上布了十個殘棋陣,上面大字寫明:「十元一局,紅黑任挑,紅子先行,和棋紅勝。」看了半天略有把握,莊家向你一笑:「哥哥仔,試試看,很容易。」我搖頭。「學生價,收你五元。」一試,三分鐘被殺,想二十分鐘再試,又死,換邊,又死,一個下午輸掉十五元零用錢。回家再把棋局拆通透,選紅色再試,又輸,原來那莊家把一只邊卒偷偷放前了一步。想要再來,莊家說「這局不玩了,改玩別的吧。」

年紀大了點,知道殘局人家都拆通透不知幾千次了,賭全盤才有勝望,年輕氣盛不用別人讓,賭平手先行,讀書郎每日看報紙連載又買棋譜新書,布局新穎奇招百出,江湖莊家功力深厚,下棋老練沉著,沉著沉著,一步比一步慢,點根煙,二十分鐘就不到二步,我大佔優勢,卻心急如焚趕回家,催他:「你快些行不行?」老莊家一笑:「賭錢開飯,急不來的...」又下了三十分鐘,耐不住,認輸賠錢走人。人家是開飯錢,你是娛樂錢,人家閒著就是閒著,當莊家更可以同時應付十盤棋,你卻有十件事等在後邊要做,結果盤面是公平競賽,卻被千了時間。

大學時一好友沉迷賭馬,逢周三夜馬週末日馬賽事,一星期兩場,周一晚出排位,周二出賠率,周三夜賽,周四分享心情,等排位看晨操錄影,周五又出排位賠率,然後第二天下午比賽。周周如是。室友聰明,所算每接近,每月都贏大錢一兩次(約數千港元),輸錢不吭聲。

如果要理性的賭,就做莊家吧,但莊家基本上是經營生意,不是賭博,一切營運都在計算之中。

所謂賭博,一生回頭,發現輸最多的其實不是錢,而是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gordon 的頭像
iamgordon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