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比95,魔術第二戰又敗了。波士頓當然打得極好,最重要是教練Doc Rivers的領導有方,而魔術之敗,敗在Stan Van Gundy的不智。

Stan Van Gundy之不智在於從一開始就選擇快打,希望把年齡較老的波士頓的體能放乾。

是收到一些效用的。波士頓三老表現平平,換Barnes緊纏Ray Allen使之只得四分,而波士頓機警地把打點換到Pierce和Rondo身上,快打對一個人最有利,那人就是Rondo。對拚體能的結果是發現自己的Howard, Gortat腳步並不夠快,Lewis, Carter年紀也是一把,Nelson打到第四節明顯有體力跟不上的狀況。

Reddick今年信心增強腳步快打法富侵略性,如果魔術後面還有機會贏球,Reddick應該是X factor, 不過今天他從功臣變罪臣,最後一次持球離完場七秒,他不知叫暫停,醒悟時只剩3.5秒未過半場,這是他個人的初哥錯誤(從未有機會處理這種場面)也是教練錯誤(事前沒有特別提示),暫停時人人臉色難看,此球未發出來已知輸定。

領導NBA像下一盤象棋或經營一家公司,棋子或球員有限,每一顆或每一人有他獨特的功能性和局限性,如果操盤者在一場勢均力敵的賽事中無法貫徹一種經營方式(象棋術語就是貫徹執行一種布局,用誰強打以誰犧牲)而不斷轉移打法,對方也必有針鋒相對的因應之道,這邊的match-up明明佔優卻打得不夠盡,另一邊的match-up飄移不定被人有機可乘,結果頻頻出事。騎士的Mike Brown就是犯這種錯誤的常客。Stan Van Gundy也是。

魔術的核心戰術是inside out 1-4,那是一種非常傳統的依靠禁區威力配合四面站空流暢傳球精準三分的八九十年代打法,九十年代後在歐洲大行其道甚至把籃球老祖宗美國在國際場上幹掉近十年,其改良配方就是把外面四個點的身高從美式的182cmPG, 186cmSG, 192cmSF, 200cmPF 一舉上調至兩個205公分以上六呎九寸前鋒和兩個190公分以上六呎三至六呎六的後衛,結果是高空傳球無礙,總會找到一對mis-match(自己的高佬碰到對方的矮小後衛),而可以從容望空起跳三分。這種戰術的關鍵點當然是那個1-4中的單天寶Howard, 必須先打起他使其牽制力發揮到淋漓盡致。

波士頓的防守策略其實並不複雜,是傳統的4-1inside box defense,快攻只打一個Rondo,4人原則上注意力都集中在封鎖Howard上,同時堵死禁區不讓對方殺入,更不讓對手有機會搶到籃板組織第二輪攻勢。4-1防守的精神是封鎖1-4的心臟(也是大腦),另外守方除中鋒必須冤鬼纏身死貼住Howard外,其餘四人以其身高手長腳步快盡量內外兼顧,擾亂對方的三分或外線射球。這時候,魔術的因應是跑出另一個高大的前鋒在high post做2nd heart第二中樞,這前鋒中距離準,高大,有傳球視野,守方不得不找專人照顧,這專人的高度更要是前鋒級,否則這前鋒就頻頻在罰球線附近騎馬射箭或跳投得分,而因為分出一個前鋒在禁區外,第一心臟就找到了空檔。(這是去年魔術以Turkoglu打控球前鋒的B方案打法,今天魔術Carter犯規麻煩,沒有其他人堪當此任。

結果是Stan Van Gundy本來做了一個正確決定,把Gortat調入跟Howard打雙塔,Gortat在禁區有身高優勢,Howard升上四號位high post擔演第二心臟,當時,馬上把波士頓1-4打亂了。而Stan Van Gundy的不智在於明明眼見有效還是怕,尤其對方反攻被Wallace射進一個三分之後,馬上把兩個中鋒改回一個中鋒,於是1-1-3的有效進攻系統曇花一現,又回到執行時並不順利的1-4 vs 4-1。其實1-4對4-1在NBA歷史上從九十年代四大中鋒開始大鬥法,各有利弊,算勝面還是1-4比較高,因為NBA的外線愈來愈高也愈來愈準。Stan Van Gundy無法堅持自己的最優越打法,反而走去搞motion offence希望用速度消耗對方體能,而忽略自己的人或老或慢,motion offence需要腳步和控球單打技術,魔術的人腳以身高及三分勝,根本沒條件打交叉走位運球切入,無疑捨長取短。mothion offence打的是1-4號的流暢度,Howard更無法打起,只會被愈放愈冷。明星球員必須在球場上自行解決困境,教練頻頻換招只會干擾了球員的突破,無法信任自己手上的皇牌是二流教練和一流教練臨場最大的分野。同樣地,在面臨困境時無法信任自己的一級主管能自行解決問題,而一再更改政策或以不同的主管迴異的風格左右整個團隊的運行,結果只會無辜添亂,績效大損。這世界沒有完美戰術或方案,任何勢均力敵的對壘打起來必發現其經營方式有利有弊且針鋒相對,經營者必須清楚何者是核心價值必須堅持,何者是權變可以放任或犧牲。

看球員在場上一直保持專注而分毫不亂,就知道波士頓每場的戰術執行始終貫徹,事前部署著實執行,極少在球賽中間突變而使場上球員迷失角色的狀況,顯示總教練的自信,而球員也對其調度極之信任,極少犯錯或自己大頭病胡來。電視球評頻頻問為什麼請了個三屆入樽王nate robinson而不用,那只證明doc rivers老神在在智珠在握,也還沒到窮途末路病急亂投醫,才不會派個不聽話的大頭仔出來亂衝亂撞。魔術主場連失二,第三戰在三天後,今輪凶多吉少了。

昨天說可賭小盤,盤開出187.5分,完場92-95剛好187分,少賺一千,暗握一把汗,賭球,怡情不可亂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gordon 的頭像
iamgordon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mingng1226
  • 早說Nate Robinson是傻仔,Doc Rivers不用他是明智之選!

    騎士是敗在教練,King James距離皇者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魔術是敗在總經理和教練,將Turkoglu換Carter我覺得是絕對敗筆。
  • Turkoglu換Carter不一定是敗筆,Carter活動力強於Turkoglu,問題是教練沒有明確說明角色,也沒有讓Carter 打控球前鋒 。

    iamgordon 於 2010/05/20 01: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