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續

後續

桃麗絲自七歲起就一直沉迷恐怖故事,幾乎不願意錯過任何一部恐怖電影或恐怖小說。惟有在驚嚇和逃亡的氛圍下才可以令桃麗絲完全忘情投入,而忘記了現實給予她的施壓。

七歲的桃麗絲就發現生活是無聊的,她的父母每天平板地過日子,為瑣碎的事情爭吵,為庸俗的金錢寢食不安,而這些事情一直無止境地重覆。這種生活滲透著一股無助的悲哀,而她只能默默的守候著,(她深信終有一天她會遇到生命中的驚奇),她每天誠心禱告,希望這一天不要來得太早,她害怕自己尚欠足夠的智慧應付巨變;也不要來得太晚,恐怖故事中的女主角豈不都是青春動人的美少女。

桃麗絲今年十九歲,她「經歷」過的恐怖電影和小說沒有三千也有二千八百了,她自信目前已有足夠的成熟應付任何危機,而對鏡自照,她目前正處於青春欲滴,美麗動人的絕佳狀態。

桃麗絲並不特別欣賞<迷霧驚魂>這部電影,但今夜在家中的電視機前卻是她的第二次觀看。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是去年四月在電影院裡,桃麗絲與愛德華正陷於熱戀,當時桃麗絲一方面投入於畫面上每一次突如其來的驚嚇,另一方面卻嬌弱地瑟縮在愛德華溫柔甜蜜的擁抱中,迷迷糊糊看到最後,隱約有一種鬱鬱不歡的窒礙感,來不及細心思考,燈光一亮,那一團迷霧就被愛德華陽光般的笑容瞬間驅散了。

這一次,桃麗絲決定一個人靜心地把它觀看完畢,畢竟,這是知名作家史蒂芬.金的小說改篇而成,裡面必定隱含著些什麼。

桃麗絲嘗試全情投入在這些重複的場景中,時而被嚇得整個人跳起,失控地尖叫;時而以抱枕遮擋視線,瑟縮在沙發的一角,以耳代目。在驚駭與驚駭之間的喘息空檔,她適時騰出一點理智來分析這部電影:毫無疑問,這只是一部美式二流驚嚇片,看演員陣容或道具怪物的素質,更只是三流製作。反正這種片都遵從著某種既定模式運行,例如信口胡謅在某個異域世界跑來一批吃人怪物,這些都是科學家及秘密軍事行動失敗造成的結果,而怪物的模型往往就是把數種生物的造型混搭而成,例如八爪魚的觸角上有蜈蚣的棘刺,或仿照史前恐龍的頭和皮膚再配上一排排尖牙。怪物的動作都是突如其來,不是瞬間把人頭或半個身體咬掉,就是鑽到人的身體裡再從肚子正面爆出來,又或是以某種長而有力的肢體將人纏住不放。

隨了製造尖叫機會外,宗教是其中一個恐怖創作的主力搭配,人瀕臨絕望就會陷於宗教狂熱,或倒過來,因為某種邪門的宗教狂熱而衍生出連患的恐怖事件,把無辜的人陷於絕望。然後大堆人以各種形式被殺,遺下視死如歸做盡危險動作卻死不了的英勇男主角,或衣著性感我見猶憐的嬌怯女主角,有時候,又把兩種角色混在同一個人身上,一個美少女同時兼具英勇和怯弱的特質,反正恐怖故事的要求就是無時無刻的壓逼和高潮迭起的驚嚇,誰會注意主角的背景和個性是否貫徹和合理?

桃麗絲對於這種千篇一律的恐怖格式並沒有太大的抱怨,她更認為自己的「豐富經歷」已能讓自己預習所有突發狀況,那些不出所料的情節只是她「見慣世面」的後遺症,直至此片發展到最後五分鐘。

這實在是一個非常卑鄙的結局,桃麗絲感到無比的憤怒,也明白了第一次在電影院裡最後讓她鬱鬱不歡的原因,正是來自於這種懲罰勇者、獎勵懦弱的刻意嘲弄。恐怖故事應該是肯定選擇闖蕩的人,憑他們的機智和勇敢逃出生天,或他們終於難逃一劫,以死相殉,導演卻絕不可以,桃麗絲心裡一再重複:「這絕不可以!」,導演絕不可以擺出這種自作聰明的嘲弄姿態,一手抹殺了主角的所有付出,令主角變成頑愚可笑的小丑!

就在桃麗絲看到這部電影接近尾聲,情緒正陷於極度激動和憤怒之際,門鈴聲響了。她知道,是愛德華來了。

 

愛德華盡量保持優雅的神情和舉止,儘管心裡其實非常慍怒。晚上九點他致電桃麗絲,說想跟她出外走走,而桃麗絲給他的答覆竟然是她雖然非常願意和他共渡這美好的週末晚上,但她必須先獨自看完這部他們一年多前已經一起看過的電影。為了不浪費愛德華的時間,而她卻必須獨處以保持專注(她堅持不需要愛德華的陪伴),她希望在電影播放完畢後愛德華才去找她。

愛德華根本無處可去,於是,他就安靜的站在桃麗絲的門外兩個多小時,傾聽著桃麗絲為那些她早已看過的劇情不斷尖叫,和夾雜在中間沒完沒了的無聊廣告時間。

這是個月圓之夜,天上除了一個銀盤般皎白的月亮外別無其他,而愛德華感到無比的寂寞,某種跌宕的思緒使他的心情反覆下沉。自從去年遇見桃麗絲,他就被桃麗絲充滿冒險幻想、超乎現實的天真想像和全情投入所吸引,而他也輕易地憑自己的俊朗外表和優雅的舉止談吐,讓桃麗絲瞬間著迷。只有在桃麗絲的陪伴之下,他才能暫時遺忘自己絞動的心痛,和對自己悲慘人生的強烈恨意。

然而熱戀不過數月,桃麗絲的柔情和溫順逐漸回復為任性,愛情的滿足感並不能代替她對於冒險和驚駭的渴求。一次又一次,桃麗絲選擇了她的冒險,例如只為了看完某一段精采的小說情節,聽罷某一個聲音淒厲的廣播節目,甚或必須重溫一部三流的電影,而拒絕了愛德華當下的熱情和溫柔。

愛德華站在門外已兩個多小時,他感到自己需要桃麗絲的熱切正在逐分鐘冷卻,而那月圓的寂寞更不斷向他施壓,燃起他心中的憤怒。「如果你不能完全掌控她,就毀掉她。」或者是:「如果你無法說服她,就完全征服她。」他腦裡閃過無數乖戾的想法,他懂得各種降服這種任性少女的手段,他盤算良久,終於下定主意,而聽到門後那套三流電影已播近尾聲,於是,他響起了門鈴。

可憐的桃麗絲並不知道她這一回任性的抉擇將帶來何等悲慘的後果,她更不知道愛德華一直站在她家門外,微妙複雜的心理變化和無懈可擊的惡毒詭計,她仍沉浸在對於這套三流電影的結局不滿之憤怒狀態,眼光無法從電視機前移離,手腳不情不願地走去將門打開。

唔,是的,故事發生在另一個故事結束之時,而真正的故事現在終於要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