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用了三個星期六晚上寫了這篇九千多字的小說,作為準備某件工作的預備習作,如果你沒有耐心一口氣讀完,最好是把它略過,因為跳讀只會破壞整篇東西的連貫性,而錯過了它想要呈現的某種特殊效果。無論是寫和讀,小說都在訓練毅力,經歷這次習作期間多次想中途而廢的心情,再點算手上只讀了開頭的多本各類型的小說,證明確實是如此。

 

<星期六晚上>

 

故事發生在前一個故事結束的時候。

前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這是一個平靜純樸的小鎮,男主角載著兒子來到超市的門前泊車,帶兒子進內購物。

頃刻,從山上飄來一層厚厚的濃霧,將小商店重重包圍。

有人從濃霧中逃出,滿身鮮血的闖進店內,呼喊趕快關門。

你知道美國的商店,外牆都是薄薄的玻璃門,讓你遠遠地就可以看見店內的商品琳瑯滿目,也增加了店內的空間感。

如今一群人擠擁在店內,大家的神情都充滿困惑和疑懼,而透過一塊塊玻璃望出窗外,只有濃濃白霧,深不見底,那個滿身鮮血闖進來的男人,驚魂未定,一堆人圍著他詢問,而他的說法卻是:事情發生太快了,他也搞不清楚狀況,但肯定外面有不知名的危險,而且非常恐怖。

男主角把兒子交給在店裡邂逅的一位老師,一個溫柔美麗看來也足可信賴的年輕女子,然後他協助眾人處理危機。

他們首先在倉庫門前遇到怪物的襲擊,數條比大腿還粗、會咬人的觸角從濃霧中伸進車庫的鐵閘,抓走並吃掉了一個年輕力壯的店員。他們看不清楚這是哪門子的怪物,但肯定牠巨大無比充滿力量,而且毫不猶疑會獵人為食。

他們最後成功關掉倉庫大門,把怪物擋在外面,然後回到前店宣示危機。

群眾半信半疑,知名議員甚至認為這是一個陷害他的荒誕設局,最後他領導一班人嘗試出外探索究竟並聯絡外援,結果一去不返,其中一個腰繫一條長繩出去,收回來卻空空如也,繩端染滿濃濃的鮮血。

一個女教徒出來宣示世界末日,地獄降臨人間。

沒有人理她。

大家把一包包重甸甸的水泥及肥料推疊在商店的玻璃前,他們害怕怪物會把薄薄的玻璃外牆打碎,可惜那些包包數量有限,只能堆成一個及肩的圍牆,上面留空了一大片。

半夜,大家掌起燈輪流看守,結果一堆怪蟲朝光源飛來,附在玻璃前,然後是一群獵食怪蟲的怪鳥,在獵食的過程中不斷碰擊窗戶,最後脆弱的玻璃被撞穿破洞,闖了好幾隻怪鳥和怪蟲進來。

現場一片混亂。

怪蟲叮了一名少女的頸項,結果少女呼吸困難,半身腫大一倍,瞬間中毒身亡。

怪鳥如史前的肉食惡獸,獰牙利咀,肯定是吃人的魔鬼。

有些人連忙生火擋住破窗的缺口,避免更多的怪物飛進來。

更多人逃避怪物的侵襲,或用各種方式消滅怪物。

平常看來像好好先生的店長原來是神鎗手,在千鈞一發之際射殺了準備撲擊男主角兒子的怪鳥。

一場充滿惶恐的慘烈對抗,把店內的怪蟲怪鳥盡數殲滅,也死了好多個人。不覺天亮,附在窗戶的怪蟲也都散去,眼前回復看來平靜的一片白濛濛。

女教徒宣示必須獻祭才能停息災禍,預告這些地獄使者晚上必會再來。

還是沒有人理她。

男主角和店長雖已經過多番挫折,仍堅信必須採取主動,例如到附近的店舖尋找救傷藥物,探索其他地方有否生還者,他們仍有一班勇敢的志願者跟隨,包括兩個六七十歲的老伯和老婦。

他們在濃霧中摸索至隔鄰的酒吧,裡面空無一人。在倉庫中發現藥物,赫然看見天花上布滿毒蜘蛛網,有些人被緊纏在內,生死難辨。

一個士兵在絲網中奄奄一息,口中喃喃說道:「是我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隨著最後的呻吟,士兵的皮囊爆破,跑出一堆小蜘蛛。

你應該了解蜘蛛的獵食過程吧。牠會先用蛛絲把你糾纏得動彈不得,蛛絲甚至染滿令獵物瞬間麻痺的劇毒,然後牠會在獵物的要害咬一口,讓更多毒液灌進獵物的身體,獵物或許神智尚在,卻無力對抗。這時,蜘蛛施施然在獵物身上咬開一個破洞吸取裡面的汁液,直到這獵物只剩下乾枯的皮囊,裡面完全被吸乾為止。有時候,蜘蛛甚至會產卵在獵物的身體裡面,讓獵物體內的溫暖和營養提供最優厚的哺育環境。

眼前這幾乎只剩皮囊的士兵終於完成了他的最後任務,功成身破,爆出許多飢餓生猛的小蜘蛛出來。

眾人驚駭莫名,連滾帶爬地逃出酒吧,飛步奔回小商店內。

當然,好幾個人未能逃出蜘蛛群的獵殺網。

從蜘蛛陣中逃回,有些人已驚懼得失去理智,他們轉述經歷,令在商店中的大部份人陷入六神無主,茫無定向,這時候,宗教成了唯一的依附。

女教徒再次宣揚她深信的教義,儼如神的代言人,而她成功贏取了眾人的信靠,成了人與神間的橋樑,宣揚神的旨意,領袖群眾的心智。

從驚懼中稍為平伏,有人突然記起那個最後成為毒蜘蛛哺育箱的士兵臨死前的道歉。那個駐守在小鎮後面山邊的士兵,他為什麼要道歉?說是他對不起大家?

他們記起還有三個士兵先前困在小商店裡,找到一個,他仍為少女被毒蟲咬死而陷於哀傷,少女是他的中學同學,多年來他們一直互相暗戀卻因為害羞而沒有向對方表白,驀然天人永隔。另外兩個士兵卻不見縱影,原來已經在後面貨倉吊頸自盡了。

眾人逼問這年輕的小兵到底軍方做了什麼對不起大家的事情,但他地位低微,只能轉述一些大概:

原來科學家在後山發現了一個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缺口,科學家企圖打開另一個世界的通路,利用軍事爆破,結果讓另一個世界的生物闖了進來…

這當然不關小兵的事,孰真孰假也是聽聞而已,無辜的群眾聽到後卻驚怒交雜,深信不疑。這時女教徒更煽風點火,說這士兵根本就是叛徒,是猶大,是打開地獄之門的惡犯。

於是群眾唾罵他,歐打他,最後一個壯漢用刀子刺進他的身體,女教徒,不,她現在已是這個無知部落裡的大祭司,宣布要把士兵獻祭,以渡過今天的難關。

群眾深信不疑,無情地把染血無力的士兵驅逐店外,怪物毫不猶疑把他吃掉,沒有人知道到底是一天一個人剛好能餵飽怪物的胃口,還是獻祭當真有效,誠如「女祭師」所說,獻祭後今天不再有事,濃霧外一切又回復平靜。

男主角、女教師、店長、老伯和老婦等八九人成為勇敢理智的少數族群,他們聽不慣女教徒的信口胡縐,也不甘心坐以待斃,決定天微明就帶備食物,冒險出店,開車離去。

天微明,他們決定離去時發現行囊不見了,原來他們的意圖被「女祭師」發現了。群眾聽從女祭師的說法,他們的擅自行動會危害大家,「女祭師」甚至提出要以孩童(男主角的兒子)獻祭。「女祭師」呼喝指揮,群眾陷於瘋狂,男主角等被包圍,被攻擊,寡不敵眾,驀然鎗聲一響,「女祭司」肚子中鎗,原來是店長出手了,再一響,正中「女祭司」的眉心。

大家都驚呆了,也屈服於手鎗的威脅之下,垂手看著男主角及店長等眾人走出店外。

他們小心奕奕走向停車場,尋找男主角的七人座駕。停車場外布滿怪鳥和大怪物,店長及數人犧牲了,男主角拾獲店長的手鎗,看看車內,就只剩下他和女教師及他的兒子,老伯和老婦五人而已。

他們安靜地緩慢開車,生怕驚動到更恐怖的大怪物。外面布滿濃霧,車子一路向前行,如無止境,沿路果然發見有隻怪物比史前的恐龍還要巨大,即使手執火箭炮也無把握把牠殺死,何況他們只有一台車和一支手鎗而已。

汽車在濃霧中無助地前行,直到燃油耗盡。眾人相對無言,一陣轟轟隆隆的聲音緩緩趨近,彷彿就是那隻剛剛好不容易避過的大怪物。他們已經絕望,卻下定決心不要成為怪物的饗宴。男主角檢算手上的子彈,只有四顆!

女教師含淚說:「子彈只有四顆。」

男主角與四人的目光一一相對,然後深吸一口氣,說:「我會自己想辦法。」

老婦說:「最少,我們都嘗試過了。」

鏡頭拉遠,濃霧中就只剩這台孤獨無依的汽車,和裡面的五個人。驀然「砰!砰!砰!砰!」自車內傳出,伴隨著每一次鎗聲的火光,和最後的一聲彷彿無止盡的悲切的怒吼。-- 在眾人的默許下,(其中卻不包括他稚小無知的兒子),男主角親手鎗殺了那對老伯和老婦,那個如果歷劫重生就必能發展出一段浪漫愛情的漂亮女教師,以及他的親生兒子。

然後他赤手空拳走出車外,面對那自遠而近的轟隆聲。男主角滿臉哀慟,神情卻蘊含著殉道者的神聖,他陷於瘋狂的呼喊:「來吧! 王八蛋,來吧!

轟隆聲臨近眼前,濃霧被驅散,竟然是到場清理的軍方救援部隊。他們成功地殲滅了無數怪物,封閉了通過另一世界的缺口,也救出了無數的鎮上的生還者。

男主角茫然地看著車隊在身邊經過,吉普車上一張張被救出的慶幸生還的臉也看著他,如看見另一個新發現的生還者,然而他們喜慰的眼神對他來說卻變成最無情的嘲弄,他甚至認不出他們當中有沒有待在小商店中曾經陷於無知和瘋狂的老相識,他只想到如果他手邊無鎗,他們勢必繼續待在車內,只要再多半小時就好

他虛脫得連崩潰的氣力都沒有

 

前一個故事演到這裡,這套周末九點檔的恐怖電影<迷霧驚魂 (Mist)>已可以結束,而坐在電視機前一直把電影看到尾聲的桃麗絲,她的故事才剛剛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想起

iam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o632
  • 這不是史帝芬金嗎?
  • 是啊,本來想寫影評,結果寫成一篇小說

    iamgordon 於 2010/02/08 00: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